耳邊傳來的,是鐵門拉起的聲音。清晨的微光透著落地窗灑了近來,醒了一旁的盆栽。

 

今天的我依然是獨自一人,聽著遠處人們的喧鬧聲此起彼落,彷彿只有我一個人被排除在外,不得其門而入。

 

下意識裡,我用力的閉上雙眼,試著將雙手環抱著自己,試圖減少一點這樣不安的氛圍。

 

孤獨感。總是伴隨著寂寞來臨......

 

即使閉上了雙眼,仍然聽的見落地窗外人們的聲音。襲上心頭的痛楚難以言喻,寂寥彷彿是即將破土的花莖奮力掙扎著,妄想衝出我的體外一般。

 

日復一日,總是這樣子忍受著寂寞度過一天又一天。

 

直到她的出現。

 

我終於嚴格的體會到什麼是一見鍾情,初次的會晤我便為她的美麗所震懾。

 

銀白色的長髮毫無掩飾的傾洩而下,濃密的秀髮散發出波亮的光澤,髮間點灑如泉,而那比一般人還要多出的髮量更襯托出了少女下顎的尖細。

 

少女的面容是美麗而莊嚴的,沒有任何矯飾的表情令人著迷,翡翠色的瞳眸總是凝視著遠方,彷彿攝魂般的眼神有已經深深的勾引住我的目光,微啟的朱唇似乎正呢喃著。

 

白皙的肌膚吹彈可破,完全沒有瑕疵的光滑肌膚讓人禁不住想要一探究竟,優雅的座姿更顯出少女的端正。

 

好想擁抱著她。

 

可是我不能,因為眼前的少女並非人類,而是玻璃櫥窗內的展示人偶。

 

然而內心的衝擊卻未曾停歇,為愛而生的悸動悄然興起,我已全身的力量壓抑住自己的衝動,緊握的雙手使微屈的指節開始顫抖。

 

突然,眼前光景猛地變化,急劇幻遷的光與影,由下而上,幾乎要盲了我的雙眼。

 

同時間,我聽間了,某處傳來了銀鈴般的清脆嗓音,猶如璀璨的玉一般。

 

就在那時,我看見了。

 

有一隻幼小白皙的雙手伸向了我,輕柔的穿越了朦朧的光闇之間,然後悄悄的撫摸的我的雙頰,隨即而來的是雙唇覆上的溫潤,輕輕握住妳的雙手交扣著,然後身軀交疊。不知何時開始燃燒的熱情蔓延開來,鬆開相互糾纏的手指,從嘴唇放肆到了舌尖。

 

想要將妳擁入懷中,若是這樣的情況不被允許的話,那樣的燃燒會更加的強烈。親吻妳,想在妳的唇上烙印著我的顏色,想將妳束縛,想讓妳明白妳對我而言是無可或卻的。

 

突然發現自己變的好奇怪,開始無法克制的為妳癡迷,我願意追隨著妳,就跟著妳走吧,讓妳引領著我到未知的地方去吧!

 

就讓被迷惑的心被帶走,因為我明白從開始觸碰的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回不來了。

 

就這樣吧,就算是夢我也不管了。我想這樣就好,為了那比誰都還要重要的妳。

 

就算這一切只是虛無我也甘之如飴,我對她的愛已然超乎了旁人所能想像,這般的思念如縹緲,我欲踏著這夢,永不清醒。

 

於是我縱容、我放肆、我瘋狂,恣意自己的慾望喧嘩。

 

將妳緊緊的擁入懷抱裡,我想要確認自己的心情,我明白自己並沒有誤會了什麼,只是想要沉醉在這被誘惑的時間漩渦裡罷了。

 

我想,這樣就好了......為了那比誰都還要重要的,我心愛的妳。

 

 

 

 

 

「老公你快看呐!」

「嗯?怎麼了嗎?」

「你看櫥窗裡面那兩尊人偶,看起來好相配,看起來好幸福喔。」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