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和女孩併著肩倚著月光走在返家的路途上,倏地從一旁的草叢竄出的一到白影。

但女孩卻彷彿是歷經計算好的程式一般並未受到驚嚇,只是徐徐的蹲了下去。

原來,是一隻貓。

女孩對著輕柔的貓咪眨眼,而貓咪也停了下來,很受用似的瞇起了眼。

「聽說對貓咪來說,眨眼就像是親吻一樣呢。」

女孩轉過頭來給了男孩一個親暱的微笑,然後眨了眨眼說著。

男孩也泛起淺淺的微笑,他喜歡女孩的這般古靈精怪,那不按牌理出牌的鬼點子有時候真讓人哭笑不得。

但,他偏偏就喜歡這樣的女孩,偶爾單純天真的任性總會有讓人拍案的回應。

望著女孩撫摸著貓咪的背影,男孩想起了昨晚......

 

「很晚了,妳有一定得回家嗎?」

茶葉淡淡的清香至沖入熱水後滿溢的壺中散發開來。在夜晚的城市頂樓,男孩與女孩面對著面坐著,男孩提出了他的疑惑。

「倒是沒有一定要回家啦。」女孩將眼神從裊裊散發的輕煙的茶壺上轉移到了男孩的瞳孔,語氣若有似無的說:「可是,睡在你這邊,方便嗎?」

「見外喔!有甚麼方便不方便的?」男孩笑著。

 

房間裡,小小的液晶螢幕正播放著男孩與女孩最喜愛的老電影。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男孩與女孩孤男寡女的獨處了,而男孩過去也的確未曾對女孩做出任何踰矩的舉動。

男孩眼角餘光瞄了女孩一眼。

女孩挺直了背脊,端坐在柔軟的床墊上,彷彿是佇立在床墊上的一座雕像,靜靜的咀嚼著電影的劇情。實在無法與她平時辛辣的形象做正比連結。今天若是坐在椅子或是沙發上,女孩坐沒坐相的粗魯坐姿在搭配時不時爆出的粗口。

但偶爾,比如今晚,時間隨著兩人觀賞的老電影越來越晚,女孩就會彷彿脫去了日常的形象,坐姿越來越柔,甚至顯得有些嬌媚!有時候總不禁會想,要是她能每次都像這般平靜的模樣的話,應該會是個萬人迷吧。

 

女孩撫摸著白貓,而貓咪也舒服的蜷成了一團,然後再緩緩的伸張著四肢,到最後甚至懶洋洋的將肚皮整個攤開在女孩的面前。

「妳常常遇見這隻貓?」

「不,這是今天第一次遇見。」女孩搖晃著頭說。

白貓的喉嚨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響,瞇起了眼,並將自己的肚皮往女孩的指腹挨了過去。偶爾女孩因為手痠了而停手的時候,牠還會倏地將眼睛睜大,然後回以嗔怪似的叫聲給予女孩抱怨。

「真是任性。」女孩莞爾著說:「但又能怪誰呢?誰叫我自己愛招惹的。」

「好了,走吧!」須臾,女孩放下了白貓,而貓兒也依依不捨的縈著女孩的腳邊,彷彿是不解為何自己的魅力無法讓女孩繼續逗留。

男孩望著在女孩腳邊蹭著的貓兒,用彷彿回憶般的眼神凝視著,又回到了昨晚的記憶......

 

忘了是看到哪一個片段了,好像是飾演虞姬的張國榮以男人的肢體舒展著女然一般的媚態那一個段子吧。女孩突然說:「旦角的重點呢,在於眼神!」語畢,女孩便站直了身子,左右手各拈起了蓮花指,手腕靈巧的在身軀間外翻內轉。女孩調整了一下姿勢說著:「譬如大家閨秀,出門看人可不能直盯人看,尤其是看男人的時候。所以才會有猶抱琵琶半遮面這樣的詩句。因此看人的時候呢,就必須要用袖子半掩著臉,讓自己能看得到別人,而別人卻不能看到自己......」

女孩說著,便舉起手來半掩著臉,走了兩步,就又回頭輕輕地拋了一個眼神過來。

男孩被這樣的眼神給震懾住而感到了一陣迷茫。那眼神,並不是那女孩會有的眼神。男孩告訴自己,這女孩不該有這麼妖媚、這麼勾人攝魄的神韻。因為如此蝕骨化人的眼神,理應是只有懂得男人心神的女人才能夠做到的銷魂。

男孩心理是明白的,明白這只是女孩示範的眼神,也明白這只是女孩舞台上的戲,是不真實的魅惑,是飾演出來的姿態,但男孩卻......

非常突兀地,男孩想起了古代嫖戲子那些老爺們,倘若戲子們都如此的嬌媚,那麼他們會嫖到傾家蕩產也就不為過了。

女孩拿起了桌上冷掉的茶,輕輕啜飲了小口之後說:「好啦!不跟妳囉嗦了!反正講那麼多也只是對牛彈琴,我要去洗澡了。」

待男孩也洗完澡後,女孩已經關上了電視,在床上休息了。

男孩走到了客廳,替自己斟了一杯威士忌。但杯裡,卻是女孩方才的眼神。

沒有人的客廳裡,只剩下屋簷的風鈴被寒夜的風吹的叮噹響。男孩輕輕的、不動聲色地溜到了房間門口,發現門並沒有關緊。而他聽到了女孩均勻的呼吸聲。

然後男孩悄悄的回到了客廳:「真是的,這沒有戒心的傻孩子。」搖了搖頭,飲盡了杯中的酒。

門的另一端,女孩緩緩地睜開雙眼,臉上漾著微笑。

而此刻在女孩眼裡的,正是男孩杯底的那一雙眼神。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