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的咖啡廳,昨晚一夜的雨讓路旁的行道樹意氣煥發,時間是九點二十二分,離我們見面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八分鐘,距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日子也已經過了十一個月三十天又二十二個小時五十二分。

    點了一杯草莓豆漿奶霜,是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喝的,妳說妳喜歡它鮮明的層次,不會太甜膩的口感。記得當時我帶著緊皺的眉頭喝下,卻被酸甜的草莓味瞬間撫去了眉梢,接著襲上來的豆漿口感更是令我驚豔,而妳卻是在旁邊不斷的笑話我臉上的表情變化:「就跟你說不要有刻板印象了吧。」

    輕輕的吸了一口,再重新回味當時的甜,再一次重新回憶我們的初次見面,那依然鮮明的記憶就像這杯草莓豆漿奶霜一般層次分明。一樣的早上十點鐘,一樣的咖啡廳,不過這次卻是在門口,我正為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搞得焦頭爛額。

 

「你......你好.....」

    聲音來自於左手邊,反射性的轉過身去,出聲叫住我的是一位綁著馬尾的女孩,一雙湛藍的雙眼眨呀眨的,估計是帶上了隱形眼鏡吧。

「不......不好意思......可以......可以請你幫我填一份.......填一份問卷嗎?」這當我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她時,她怯生生的遞出問卷跟筆,緊張的說著。

『噢?可以啊。』於是我放下了手邊的工作,伸手接下了她手上的問卷:『妳是第一次做問卷調查嗎?』

    問完後,我偷偷的瞄了那女孩一眼,只見那女孩羞赧的低下了頭,從她髮尾的上下晃動,我想她應該是在點頭吧。

    視線回到了問卷上頭,我突然明白了,會讓她如此不好意思的原因,多半是因為這張問卷吧,問卷上的問題,幾乎都是跟"性"有關......舉凡像是希望第一次與異性發生性行為的地點、同不同意發生一夜情等等之類的問題。

    本來填完問卷,這份邂逅也應該到此為止了,只是我仍止不住我的好奇心問了妳:『到目前為止,妳......問了多少人啊?』也許就是這一份好奇心讓我們的緣分得以延續吧,至少至今我仍很感謝當時有勇氣問出這麼一句話。

「......一......一個......」只見她害羞的低下頭,小聲的說。

『真是的......要一個女孩子做這樣的一份問卷,真是太為難了吧!』我也不禁為這女孩叫屈,看了看她手上的問卷,少說還有二、三十份吧。

她似乎發現了我一邊看著她,一邊想著事情,便緊張的說:「這......這是我們學校老師出的作業啦!我......我只是負責調查而已......」

『呃......妳為什麼那麼緊張?』

「因為......這份問卷真的不是我出的嘛......」只見她兩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彷彿是在責備我害她誤會了一樣。

明白了她的誤會,我笑笑地說:『我也不認為這是妳出的啊。』

「那......你剛剛再想甚麼嘛。」那女孩改用狐疑的眼神繼續直盯著我。

『是這樣的啦,我在想,不如妳幫我一個忙,然後我去幫妳做問卷調查,怎麼樣?』

      只見她瞪大了雙眼,好像是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生物一般,詫異的表情甚是可愛。

「是......幫甚麼樣的忙呢?」她問著,而我則轉過身蹲下,打開了放在身後的紙箱。

「哇!好多的玫瑰花!原來你是賣花的?」

『也不是啦!只是今天小小的客串一下。』我笑著回答。

「所以,你是想要我幫你賣花嗎?」

『嗯......意思差不多了,我是想,你可以幫我收錢,然後我可以趁客人買花的時候請他們幫忙填個問卷。這樣不是一舉兩得嗎?』

她聽完之後,直愣愣的看著我,若有似無的喃喃著:「這樣啊,這樣的確......」

    望著她認真思考的神情,不免覺得有些惹人憐愛,那雙湛藍色的眼睛因思考而咕溜溜轉著,這時我才忽然發現,她有著一雙迷人的雙眼,足以讓在場的男人都為她駐足片刻行以注目禮。

我看著她似乎沒有特別要拒絕的意思,便把收錢的腰包遞給她說:『好啦!該開工囉!』

    此時,她才回過神來,順手將手裡的問卷交給了我。

『來喔!象徵甜美永久愛情的玫瑰花!最貼心的情人節禮物喔!一束只要兩百元,只要兩百元唷!』

老闆!請給我一束!一對情侶走來,男的一邊拿出皮夾一邊說著。

『非常感謝您,對了,客人,不嫌棄的話,可以順道幫我填一份問卷嗎?不會耽誤您太多寶貴的時間的。』

嗯......好吧!......老闆,你們的花賣得比較便宜哦!

『哪裡的話,那是客人您不嫌棄啦!』

    一整個早上,估計就賣出了一半以上,相當然爾,她的問卷也早就已經做完了。

   中午休息時,我一邊吃著便當一邊跟她聊天。

『對了,妳的問卷已經做完囉,如果妳下午有事的話,其實就可以先走了。』

「甚麼嘛,你現在是在趕我走囉?」她說完,輕笑著把一根高麗菜夾進了口中咀嚼。

『不......不是啦!我當然也很希望妳可以留下來幫忙啊!因為......』

「因為什麼?」她停下了咀嚼的小嘴,轉過頭來疑惑的看著我。

『因為......這也是我第一次出來賣花......』這次換我低下頭了......

「真的假的!?」

『無法相信?』

「嗯嗯」她奮力的點著頭「因為看你叫賣的樣子,感覺很......專業!」

『哈哈哈,我只是臉皮比較厚而已啦!而且我想說既然要賣了,那就要盡力賣光!』我笑笑地說,我猜多半也是想要掩飾些甚麼吧。

「對了!為什麼你會出來賣花呢?如果說是要打零工賺錢,也不太對啊!你賣的又不很貴......」

『嗯......』我發現,她真的是個觀察力很強的女孩子。而我也正遲疑著要不要說出來......

    只見她好奇的雙眸依舊直直的注視著我,沉默了半响我才開口。

『其實,我是為了一個女孩子,因為她說,如果我能在情人節當天賣出一千束玫瑰花的話,就答應跟我做朋友......』

「為什麼她要那樣說呢?」只見她不解卻有帶有一點小小的忿忿不平。

『或許......是因為她根本就不想和我做朋友吧,所以才出了這一道難題,希望我可以知難而退......』

「既然妳都知道她的用意了,又為什麼還要出來賣花呢?這樣不是......」

『很傻是吧,其實我也這樣認為,也許......也許我只是想證明自己做得到的,並不是她所想的這麼的......這麼的沒用吧。』我抬頭凝視著天空,也許是因為昨晚下過雨吧,乾淨到沒有一片雲朵的藍天燦爛有些刺眼。

『呵呵,不過事實證明,我果然還是很沒用啊!』只是逕自訕笑著,也許是想用自嘲來化解說出真正原因的尷尬吧。

她似乎有些驚訝的說著:「可是,妳不是已經在這裡賣花了嗎?那怎麼還會覺得自己沒用呢?」

『不瞞妳說,其實我可是很內向的呢。』

她似乎是覺得不可思議,發出了風鈴般清脆的笑聲:「呵呵,我才不信呢!」

『我是說真的啦!其實在妳叫住我之前,我本來是已經把紙箱收拾好準備逃離現場了。』

她微笑著看著我:「如果你本來就準備逃離現場了,那你大可以在做完問卷後直接離開啊!為什麼還會留下來選擇繼續賣呢?」

我搔了搔頭:『我也不知道欸......也許......是因為妳吧。』

    她聽完後感覺像是吃了一驚,接著就把頭低下默默的繼續吃著便當,感覺氣氛變得有些尷尬......

我又搔了搔頭:『我的意思是,當時我只是想著要怎麼幫妳,所以也就沒有去想甚麼逃離不逃離的問題了......』

    只見她的頭又比剛剛更低了,看不到她現在的表情,如此尷尬的氣氛也令我不敢直視她眼睛,更不用說主動找她搭話了......

 

    下午逛街的人潮漸多,當然情侶一多,花的銷量也漸漸的明朗,時至傍晚,我們甚至忙到連晚餐的沒有機會吃。

    終於,剩下了這最後的第一千束玫瑰,我打算將它拿去給那女孩子看,藉此證明我真做到了!而她也趁我收拾的這段時間去買晚餐,正當我正準備將那最後一束玫瑰花收進紙箱時,有一對眼尖的情侶注意到了。

老闆!我要買花!那男的開口。

聽到有人要買花,我轉過身去回答:『不好意思,這位客人......』

其實我也不曉得該如何描述我當時的心情,我只能說我呆住了,完完全全的呆住了,因為那對情侶中的女孩子,竟然就是當初要我來賣玫瑰花的那女孩,而那女孩也吃了一驚。

咦?你......你真的來賣玫瑰花?

    我應該怎麼回答呢,五味雜陳的思緒在心中百感交集,原來那女孩已經有男朋友了,那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說呢?為什麼要這樣刁難我呢?千頭萬緒此刻卻也是連一句話也擠不出來......

    那女孩看了看我,又看著我手裡拿的那一束玫瑰花,我想那女孩大概也猜到這是最後一束了吧。如果說我這束玫瑰花賣了出去,就代表我兌現了那女孩諾言,而那女孩也就必須......我想那女孩也正為了這件事而顯得不知所措吧。

哦!原來他就事妳跟我說想追妳的男孩子啊。

我彷彿聽得見那男人話語中的睥睨......

哈哈哈,沒想到妳真的把我告訴妳的方法跟他講了啊!唉唷,你不要再講了啦!那女孩拉了拉男人的手試圖阻止男人繼續說下去......

聽得出那男人嘲笑的神情,以及得意的揶揄......

我只是沒想到,現在這個世界上還真的有這麼傻瓜的人嘛!人家都擺明了不喜歡他了,才會出這道難題了,竟然還還傻傻的跑出來賣花,不是傻子難道是癡情的笨蛋?

我真的有股衝動......也許是惱羞成怒?我真的很想找個地洞鑽進去,或者是動手把那男的揍一頓?我想......都有吧。

 

正當我顯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忽然有個漂亮的長髮女孩挽住了我的手,自顧自的說著:「哇!好漂亮的玫瑰花唷!是你要買來送給我當情人節禮物的嗎?」

是誰?正當我仍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時,只見她對我眨了眨眼,我才驚覺,原來是她把原本綁著的馬尾放了下來。

「咦?他們是你的朋友嗎?」她燦爛的笑著。

「你們好!我是小雲的女朋友!」她俏皮的行了一個禮,大聲的如此說著。

此話一出,不僅僅是他們大吃了一驚,就連我也嚇了一跳,不過現在到是換那男人不知所措了,我想一方面是因為她......她把頭髮放下來後的模樣,以及那雙戴上隱形眼鏡後閃著湛藍的眼眸......實在是......太漂亮了!

好了好了,妳看人家都有女朋友了,如果妳想要玫瑰花的話,等等我到花店給妳買一大束!好不?

那男人敗退般的拉著那女孩,於是,那女孩就在男人的半推半就下離開了。

 

街燈下,只剩下我和她還站著,她輕巧熟練的再次紮上了馬尾。

「你......還好吧?」她以關心的語氣這麼問著:「不好意思喔,都怪我自作主張,害你連最後的機會都沒有了。」她雙手合十不斷的道歉著。

我想我還沒從剛剛的衝擊中醒過來,只好勉強的擠出一個笑臉回答:『沒關係啦!反正我一開始就沒有機會啦!』

『對了!妳不是還要趕回學校嗎?我還得收拾一下東西,妳就先走吧。』

「嗯......」不知道是否是我的錯覺,總覺得她的語氣似乎帶有一點點的......遺憾?

「好吧,那我先走了喔。」望著她拿起包包轉身離去的背影,不知怎麼的,我竟然嘆了一口氣?

 

    就這樣吧。我轉身繼續收拾著我的東西。忽然,我眼角瞥見她遺留在紙箱裡的問卷,我愣了一下......但就在下一個瞬間,我做了一個決定。

    我把問卷拿了出來,下意識裡用跑的去追逐她的背影。

『喂!妳的問卷!忘了帶走!』當我氣喘吁吁的把問卷交到她的手上時,我好像看見了她眼中閃過一絲惡作劇般的神情。

「哦!謝謝你幫我送過來!」她露出了比我剛剛看見的她,還要美麗的微笑,兩頰淺淺的梨渦讓此時的她更顯得迷人。

待呼吸較為平順一些後,我把那第一千束玫瑰花拿了出來。

她看到之後,害羞的低下了頭:「你......是要把她送給我嗎?」

我微笑著說:『不!我是要賣妳的!』

她失望的表情油然而生,然後一邊拿出皮包一邊問著:「好吧,賣多少?兩百?」

『不!不只兩百元!』她吃驚的望著我。

 

『妳.....願不願意用妳自己,來買這一束玫瑰花呢?』

 

    回想至今,也已經過了快一年了,我一大口吸盡了杯中的草莓豆漿奶霜。感受著那彷彿我們邂逅時的層次。

    剛開始是草莓一般的酸甜羞澀,酸酸甜甜的氣氛總是讓人不免有些尷尬;

    緊接而來的是豆漿溫潤的口感,甜而不膩卻讓人驚奇,就像當初妳為我假扮成我的女朋友一樣;

    最後則是香甜的奶霜,在杯底等待著味蕾的青睞,就像我現在正等著她的到來。

 

    時間是上午九點五十八分,我拿起座位旁的一束玫瑰花,走出了店門口。「先生,不好意思!」熟悉的聲音從我的左手邊出現,我笑著,而她也笑著。

 

 

 

 

「可以耽誤你一點時間,幫我填個問卷嗎?填一個屬於我們未來的問卷。」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