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點三十分。

    我騎著機車奔馳在街上。

    曾經陌生的城市,曾經陌生的街道。

    似乎想要尋覓些甚麼,曾經是那麼的毫無頭緒。

    在這曾經陌生的街衢中奔馳,猛然瞥見轉角旁的一間小咖啡廳。

    

    我微笑著。

 

    門上的風鈴奮力的搖動著身軀,使勁渾身解數的搖響出清脆悅耳的歡迎。

點些甚麼嗎?

    很可愛的店員,隨意紮上的馬尾更凸顯出那可愛的鵝蛋臉龐。

    看著琳瑯滿目的項目表,深鎖著眉頭彷彿再考慮要點哪一種,儘管我心中早已經決定了要點甚麼。

「摩卡咖啡,少冰,摩卡醬三分之一。」

    這次換店員緊皺眉頭困惑著,似乎在咀嚼著這句話的意思。

可是客人,我們的摩卡咖啡,一般是用這個機器按壓五下欸......不然,我幫你壓兩下的量,好嗎?

    我莞爾著輕輕點了點頭。

    三分甜的摩卡,是妳最喜歡的咖啡,妳曾說過,因為巧克力象徵著愛情,而甜中帶苦的咖啡,就像當初我們那受到雙方家長反對的感情,在一起的時候很甜很甜,但背著父母偷偷約會的過程卻很苦很苦。

    端著咖啡,我默默走向了靠窗角落的位置坐下,閉上眼,任由鼻腔貪婪著摩卡咖啡特有的巧克力氣息,我知道,這是思念著妳的味道。

    記得當時的我不以為意,逕自認為這只是妳為了說服著不喝咖啡的我一起愛上妳的最愛,所編織出來的美麗的藉口,儘管我依然不喜歡咖啡餘下的苦口感覺。

    直到妳徹底的從我的生活中心抽離,直到我逼著自己遠離妳的世界後,我才突然驚覺!我已經無法習慣身邊少了那股摩卡咖啡的味道。

 

    三分甜摩卡去冰,屬於妳三分甜的味道。


    分開後再次遇見妳,就在那諷刺的愚人節當天。我為了尋找妳的味道而到咖啡店打工,在與妳我所居住的地方相距兩百多公里的城市,卻也是妳離家工作後所選擇的城市,是上天為這愚人節所開的玩笑?只是我笑不出來,完完全全的笑不出來。

    突然的四目相接,妳當時激動的想要從我不斷避開的眼神裡問出些甚麼,而我卻只是一味的以工作中為理由不斷逃避著妳的追問。

    我慌了,因為我實在無法回答,當初究竟是因為自卑、賭氣又或者是因為自身的驕傲所選擇的不告而別。我只確定,這場逃避是對於我們之間一切的困難所做的一次最自私也最無力的一場無言的抗爭。

    但也不過是想要逃避現實罷了。

    那次之後,我的手機裡出現了好多通妳的未接來電,以及妳希望約我出來聊聊的簡訊。然而依舊懦弱的我始終逃避著,我還無法整理好心情去面對這一切突然其來的因緣際會,只是刻意的忽略著妳傳的每一封簡訊,卻也從未刪掉過。

    直到某次的打烊,老闆轉交了妳所寫給我的紙條,說妳真的很希望能跟我見上一面,我才下定了決心赴約。

    當時的不告而別,草草結束兩年多的感情,也許我自己也想找出一個可以說服自己接受的答案,無論是維持現狀,又或者是任何其它的變化......

    好多好多的往事逐漸浮上心頭。而我竟然妄想著以為只要面對妳,就能找出當時離開的原因......

    曾經並肩坐著的那塊護欄,凝視著湖面倒影的月亮,感受著晚風輕拂過妳和我的臉龐,我淺嚐手中的紅茶拿鐵陪妳啜飲著摩卡咖啡。然後陪著妳走過安靜的住宅區,送妳回家的熟悉巷道,熟悉的妳家門口,總是停著妳爸的車子,然後等著妳房間亮起燈光,傳了封要我小心回家的簡訊後才緩緩的離去。

    我所記得一切的一切記憶,就像是習慣了那般,我永遠都還記得。

    就只是習慣,又或者是我讓它成為了習慣。但是現在呢?這些習慣對於我們之間還有著甚麼樣的意義呢?妳對我來說究竟是屬於甚麼?習慣?又或者該問,我對妳來說,又算是甚麼?

    想找回些甚麼,想從這次的見面中得到些甚麼,就結果來說,我還是失敗了。我們之間所存留的那些習慣,卻因為我的自私與懦弱,終究只能是夜裡那不曉得被淚水潤濕了多少次的枕頭,以及不斷輪迴著那些悲傷的夢境。

 

    一切,似乎沒有任何的改變。

 

    回歸到原點,看著妳一如往常傳送過來的訊息,而我也只是靜靜的看過,然後忽略,不變的顯示為離線。

『我知道你看的見,我想......你也一定不會回我吧,不過我還是想跟你說聲,生日快樂。』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妳輸入的這幾句話,好像點破了些甚麼,感覺心中有些東西正在崩解......

「謝謝。」不假思索的,我在看完訊息後回妳了,意外的,也不知道是怎麼樣的衝動。

『......你......不假裝離線了喔?看到你的回覆我突然好不習慣 :) 』

「我......不想要再假裝離線了。」沉默了半响,我飛快的鍵入這幾句話,然後送出。

『為什麼?』感覺得出妳的遲疑,又或者是妳也正在試探些甚麼?

「也許......是我還忘不了摩卡咖啡的味道吧。」我的手心正冒著汗,此刻只希望妳能夠看得懂我字句裡的意思。

『呵呵,我還記得我第一次要你喝的時候,你還臭著臉責備我呢XD 』我知道妳正在顧左右而言他,而我的心跳也正逐漸的加速。

「如果......這次再將那杯摩卡咖啡遞給我的話,我想我會很開心的品嘗的。」雖然我看不到我自己是否正臉紅著,可是我感覺得到耳根正在發燙。

『你到底想要說甚麼啦XD 請說的清楚明白些好嘛 :P 』我想妳是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只是希望我清楚明白的講出來。

「我......可以在當一次妳的男朋友嗎?」我知道我的手指正在顫抖著,因為這句話我修改了不少次,然後才緩緩的按下ENTER鍵......

    然而妳卻沒有馬上回應,就這麼突然的陷入了沉默當中,直到看著妳的狀態從綠色變成了灰色,我依然的等在電腦螢幕前,只是期待著妳會在上線,然後答應我。

 

    等了一夜,卻依舊沒有妳的回音。

 

    隔天早上,我發現我趴在電腦前睡著了,身旁的手機有著兩通妳的未接來電,還有一封簡訊。

『我早上十點的班,你可以載我去上班嗎?』

    短短的幾句話,卻讓我如釋重負的笑了。端起放在桌上的摩卡咖啡,雖然已經放在室溫下好一些時間了。輕輕的啜飲一口,三分甜的滋味依舊。而現在,喝起來卻只有淡淡摩卡可可的輕甜,沒有了曾經令我蹙眉的苦澀,是妳曾告訴我的,戀愛的味道。

    好久好久以後,我才終於明白了,那是我所掛念著的一種味道,一種存在我生命中的味道,紀念著我所深愛著的那女孩的味道。

    突然的感覺到有些惆悵,畢竟我們都不是童話裡頭的白雪公主,但我們也為了那未斟完美的結局努力試著令它變得完美。

    有多慶幸,多年以後我還能夠再次抓緊上天給我的玩笑,又或者說,上天給予我們的一次機會。

 

    九點二十分,我回味著那三分甜的味道,走下樓,騎上了機車。

    會帶著微笑的,還有那摩卡三分甜去冰的,妳的味道。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