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筆寫下

殘酷正對著虛假的自己說真話

將遺忘的湯藥飲下

就算是沒有結局的結局也奢望

紀錄回憶模樣

妳的笑容仍停留我的眼眶

燦爛如花綻放

貪婪這短暫的芬芳

毛筆已蘸上墨香

倚著等待那伊人的回眸相望

冀於相思委婉成了一朵

夜來香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