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不清的夜,究竟有多久沒有睡了呢?

望著窗外,今晚的夜很黑很黑,只可惜

城市街衢的霓虹不解風情的照亮了這片

天空,僅僅剩下那雲朵半籠罩著的月光

能倖免。

 

我把菸給點著了,卻只是看著它在兩指

間揮霍著自己。二手菸?得了吧!反正

我這兩葉肺早就被焦油給燻黑不知多少

年了。只是這染了幾十年的菸癮,敵不

過思念?

 

忘了幾天未曾好好的在床上睡一覺了,

而從便利商店買來的兩手啤酒也老早就

已經喝乾,我想我還在盼著呢!等著呢

!望著呢!為何到現在卻還是等不到妳

的電話?

 

祈望著放在桌上的手機能傳來些許聲響

,就算只是簡訊的叮咚聲也好,我已經

想妳想的快要發瘋了啊!為什麼妳還是

杳無音訊呢?就算只有一丁點妳的消息

也好啊!

 

客廳的地板上有個破了的魚缸,那缸裡

的水已經乾掉變成了水漬殘留在木質的

和室地板上,而裡頭原本悠游的兩隻金

魚,擱淺在那攤水漬的正中央,估計是

死透了。

 

牆上掛著的那一幅畫,是我們在巴黎的

街上請街頭藝術家幫我們畫的。當時妳

挽著我的手笑得好開心,妳微笑時,嘴

角旁若隱若現著小小的梨渦,那真的好

美好美!

 

我決定不要再處於被動了!伸手拿起了

放在桌上的手機,望著玄關前妳猙獰的

面孔,緩緩的在鍵盤上鍵入我對妳的愛

戀,就算此時此刻的妳雙眼正惡狠狠的

瞪著我。

 

「我愛妳……

「請妳原諒我好嗎?」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請妳相信我。」

「我真的真的,很愛妳!」

 

眼前妳的包包裡東西散落了一地,我想

是剛剛不小心弄掉的吧。躺在那泛著藍

光不停傳來震動聲響的,是當初妳生日

時我送給妳的手機。顏色是妳最喜歡的

水藍色。

 

屈膝環抱著,我將自己的頭埋進了膝蓋

裡痛哭。妳的手機停止了震動,四周又

回復了原本的寂靜。除了我手中傳來的

震動聲。震動?手中?從我的手機?難

道會是?

 

戰戰兢兢的掀起了手機蓋,印入眼簾的

字句,一字一句都深深的烙印進我的心

中,彷彿心靈相通一樣。我就知道!我

就知道!妳果然愛著我!妳果然還是愛

著我的!

 

「那你也來陪伴我吧。」

 

螢幕的冷光背後,清晰浮現的妳的告白

。我手中拎著噙著凝固血漬的刀傻傻的

微笑著,反覆看著那每一字每一句,目

不轉睛。妳果然還是愛著我的,對吧!

我的愛。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