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黃的燈光灑落,微暗的氣息彷彿正勾引著寂寞的魂魄。這裡是一間小酒吧,知道這裡的人不多,所以舉目所及大多都是熟客。有時候,老闆會請來一些業餘的歌手來駐唱,讓整間酒吧充滿著某種莫名的情緒。而這個故事的開頭,就是在這間小小的酒吧,隨著駐唱歌手的歌聲開始的,我還清晰的記得那首歌,是陳昇的紅色氣球……

 

難得為了傷心事來到這裡,看著手錶指針的位置,現在的她應該已經在前往法國的機上了吧。雖然分手分的很平靜,卻還是有著莫名的不甘心,她說我們不適合,我默默不語、她說她對我的感情已經淡去,我只能微笑回應、她說她要出國深造,我也僅僅是祝福她一切順利、她說她要搭凌晨一點二十五分的班機,我也只是說了聲,一路順風。

 

然後我轉身離開……

 

莫名平靜的情緒,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難以發洩。於是我一如往常的來到了這裡,依舊走向吧台那似乎已成為我專屬位置的空位。老闆見了我,連問也沒多問,便幫我調了一杯Tequila bomb,這也許算是多年以來的默契了吧。想想當時初次聽見Tequila bomb的這一個名詞,就是在陳昇的紅色氣球這首歌裡頭聽見的。

 

當龍舌蘭酒濃烈噗鼻的酒香遇上了雪碧如夢似幻的氣泡,杯口晶亮的粗鹽卻顯得如此的不搭嘎,然而在一口飲進喉嚨後意外衝擊出的那種層次分明灼燒著喉嚨,再那之後隨之而來的後勁讓人分不清究竟是雪碧邀請來的醉意還是龍舌蘭酒在誘惑著暈眩……

 

這夜,我飲盡一杯又一杯的酒,試著想要用買醉來圖個痛快,嘗試著讓自己浸淫在酒水的侵蝕。

 

『叮鈴!』清脆的風鈴聲響起,代表著有人穿梭在這間酒吧證明。就在我飲下不知道第幾杯的酒,妳來到我旁邊的座位並遞給我一杯Martini說:『借酒澆愁,只會更愁。』隨後便將我手中的龍舌蘭酒一飲而盡。

 

『酒只有在快樂的時候喝,才會是香醇的。否則啊,全是苦澀。』語畢,妳指了指我眼前那一杯馬丁尼,示意我喝下。

 

『這裡有點悶,你願不願意陪我出去透透氣?』妳說。

 

「我請客。」我點了點頭,結了帳。接著妳領著我走出了這裡。

 

月色下,我仔細的端詳著妳的樣子,及肩的直髮,也許是因為麻煩吧,妳直接將頭髮紮成了一束馬尾,五官端正,目測年齡大約是23歲左右。視線再往下,妳身著一襲深色的套裝,上身雖稱不上是雄偉,卻也有著不小的隆起,儘管妳的穿著屬於保守的類型,卻也遮掩不住套裝所壓出的玲瓏曲線……好吧我承認這一刻的我的確是用下半身在思考。

 

『欸,我跟你說喔……』突然的,妳開始跟我抱怨起工作上的不順遂。呈上的企劃案被飭回、主管的性騷擾、上司的壓榨以及公司老鳥們的倚老賣老等等之類的。妳說為了不想讓家人擔心所以總是悶在心中,而現在是終於無法再克制心中滿腹的委屈,所以才會劈哩趴拉的跟我說了這麼多,也很抱歉把我拉出來聽妳說些有的沒的。

 

這也沒什麼啦,只是,為何會找上我?

 

『因為我感覺到你的身上跟我一樣有著寂寞的氣息啊!』妳以十分認真又俏皮的口吻說著。

 

接下來,我總是對妳的話語一一的點頭,並適時的應和著幾句話覆議。然後一邊欣賞著妳邊跳邊走時那一頭馬尾擺動的姿態,不時的與妳的眼神相對卻也被妳輕描淡寫的避開,卻在不經意裡讓我瞥見了妳微微泛紅的臉龐。我發現,妳的雙眼有著藏不盡的愁緒,彷彿眺望著失焦般的瞳孔引人遐思,小巧玲瓏的鼻子連帶著讓唇形顯露出誘人的性感雙瓣,以及妳右臉頰那小小的可愛的酒窩都讓我……產生了不規律的心跳。

 

一路上,總是由妳領頭,而我也只是一味的跟著妳的腳步向前 ,我們很有默契的不去過問誰是誰,儘管只是妳單方面的抱怨與閒聊。忽然,妳停在一棟公寓面前……

 

『欸,走了那麼久,要不要休息一下,我家?』妳睜著雙眼問著我,兩頰的兩片紅暈有著說不盡的嬌羞,讓此刻的我瞬間跌落妳眼神的深邃。

 

點頭。現在的我早已經被妳攝了魂魄。

 

『今天天氣好悶喔,我們開冷氣吧!』接著妳隨手褪去了套裝的外套,裡頭白色的襯衫已經被汗水浸溼,緊緊的貼附在妳的軀體……

 

這一刻,也許是酒精又或者只是色慾薰心?我無法克制自己想要親吻妳的衝動,於是箭步向前摟住了妳,並將妳的雙唇狠狠的覆上。妳先是挺直了背脊,好像嚇到了一般,但令我意外的是接下來的妳竟將雙手纏繞上我的脖子後面,此刻火熱的唇印讓人無法自拔,舌頭纏綿交織著甜蜜也讓人身陷其中。

 

隨著愈吻愈深的纏綿,我們將彼此的衣物相繼褪去,說真的,我們彼此之間都還很生澀,今晚的衝動全靠著一鼓莫名的激情在作祟,是酒精惹的禍!

 

昏暗的燈光下,妳殘留著些許汗珠的胴體是致命的吸引,右臉頰小小的酒窩也在誘惑著我吻妳。

 

就讓這一切失控吧!

 

妳微微閉上的雙眼、銀鈴般的嬌嗔、泛著潮紅的雙頰,都讓我完完全全的失控了,低首再一次的低吻,前所未有的窒息感令我幾乎不能呼吸,感受沒入的潮溼衝擊著,彷彿是濃的化不開的繾綣纏綿不斷的吞噬著我的理性,一陣又一陣的恣意放肆著久久不停的瘋狂,足以溶化彼此的熱意包圍著我與妳的結合……

 

放肆的激情過後,妳蜷著身子臥在我的胸前沈沈的睡去,而我也不捨得打擾正熟睡的妳,只是輕輕的嗅著妳髮絲的香。暮的從我眼前閃過的卻是她的倩影,她嫵媚動人的微笑,突然我對眼前躺在我胸前的溫柔感到愧疚,我俯首吻了一下妳的額頭,然後將妳輕輕扶到床上,其實我知道妳已經醒了,因為我看到妳眼角正緩緩的濕潤著。

 

對不起,也很謝謝妳。我輕聲的說著,然後,再見。

 

龍舌蘭的花朵,不代表絢麗。在虛實之間交錯擦肩而過的情與愛,是否也在等待著一晚的燦爛?

 

然而我,終究只是在夜晚裡頭獨自盛開的,一朵龍舌蘭罷了。

 

全文完。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