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經決定要喝酒了,當然下酒菜是免不了的啦,所以我便提議了要到夜市逛逛買個下酒菜。

我想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只是很喜歡和你一起逛夜市的感覺,妳總是會拉著我到處看看,問我這衣服好不好看?這戒指漂不漂亮?這包包是不適合我?等等可愛的問題,那種感覺就好像真的情侶一樣。儘管這只是我自己的妄想,然而能夠看著妳的微笑卻已是心滿意足。

買了妳最愛吃的甜不辣後,正準備出發我才想到,我們好像還沒決定要到哪裡去喝......

「來我家阿!我家還有一些酒,就不用在出去買了,多方便不是?」

雖然話是這樣說也沒錯啦!但是不免仍有些芥蒂,不過既然妳都沒說什麼了,我也不好意思多說些奇怪的話,應該只是我想太多了吧,我在心裡頭默默的勞叨著。

其實也不是第一次到妳家了,但每次來不免總是會有些害臊。是一間小小的套房,房間的正中央擺著一個和室桌,旁邊則是妳的床褥和一些娃娃,書櫃是橫躺在旁邊,稍微伸手就可以碰到的距離,裡頭的說什麼都有,但依舊是以小說居多。妳說妳喜歡這樣席地而坐的擺設,每次看書或是玩累了,往旁邊一倒就可以睡了,很方便!

我想方便是沒錯,所以旁邊總是散亂著一些衣物......恩,很好!我的眼睛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擺了。

「不好意思嘿!房間有點亂。」

妳一邊將散落的衣服收進浴室的洗衣籃裡,一邊說:「東西就隨便擺吧!反正很亂,妳就把我的東西都塞到一個角落就行了。」

『內衣也是?』話一說完我突然感到極度的後悔,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問著白痴問題......

「你是欠揍嗎?沒看到我正在收阿!你這色鬼!」

幸好妳仍是笑盈盈的回應,我想我是太緊張了吧,竟然講了這種亂七八糟的話。

於是我們七手八腳的空出了一個位置坐下來,妳也從置物櫃裡拿出了一瓶Whisky和兩支酒杯,而我也從冰箱裡拿出了冰塊放入杯子裡。

是愛爾蘭威士忌,輕輕的啜飲著,感受那種細膩的滋味,泥煤的味道配上柑橘的甜有某種吸引人的平衡,在加上入喉以後的餘韻中淡淡的的辛香口感。

我猛然想起,村上春樹曾經這麼形容愛爾蘭愛爾蘭所呈現的美,與其說是感動或驚嘆,不如說更接近療傷或鎮靜…...

我想,愛爾蘭威士忌的韻味大概就是如此吧!
釀酒人的熱情與執著都透過了所釀製威士忌坦承地展現在品酒人的口中,當愛爾蘭威士忌一點一滴跟隨著唾液滲入體內時,你也會感受到那股一點一滴療傷的力量...

當我們喝光一杯又一杯的酒之後,妳輕輕的抬頭問我......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找你喝酒嗎?」

搖了搖頭,我的答案當然是否定。

「借酒澆愁,愁,只會更愁。只有當你快樂的時候,酒喝起來,才會是香醇的,否則到了嘴裏,只會留下苦澀。」語畢,我還來不及阻止。妳便一口氣灌下了杯子裡所有的酒。

妳的雙頰在剎那間整個緋紅,微微揚起的嘴角有著難以忽視的魅力,而顯的愈來愈迷檬的雙眸似乎有著些許濕潤。然後妳,竟緩緩的朝向我爬來,使我不由得後退了幾步......

「怎麼?討厭我找你喝酒嗎?」輕輕的鼓起赤紅的臉龐、微微皺起眉間,妳嘟起小巧雙唇的模樣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沒有啦!怎麼會討厭呢?』然後我嘗試著用手拂拭妳的雙頰。妳在那瞬間露齒而笑的燦爛衝擊了我的思緒,已然空白的腦袋不假思索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妳的笑容有一種侵略性呢。

「所以......你是想要我侵略你嗎?」

我才剛要開口,妳便已經封住了我的嘴,很清楚的感覺到妳的舌尖正在侵略我未曾遭受入侵的領域。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我不知所措,只由得任妳四處遊走。也許是有了酒精的催化,本該在腦海中醞釀發酵的理性早已經蕩然無存,兩人交疊纏綿著難以割捨的滋味,妳的髮香妳的體味總讓人不自覺的靠近。

突然,妳停止了動作。




To be continued............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