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手掌的距離

遠遠看著

好像即將抓住的甚麼東西

卻又稍縱即逝

 

也許就像流沙

越是緊握就越是流失

冷冷熱熱

捉摸不透

 

於是來回忖度

然後深深思量

能悟出甚麼樣的道理

永遠不得而知

 

很久沒有像這樣瘋狂大笑了

也很久沒有像這樣失去控制了

如此情緒化的表現

也壓抑的夠久了

 

總想表現成熟能幹的一面

總想handle所有的場面

總想隱藏害怕的一切

總想讓自己面對所懼怕的一切

 

然後發現

這不過是自我防衛

築起的戒心

似乎連我自己也無法瓦解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