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著鵝黃色的燈光,典雅淡出的古典樂溫柔的渲染著,也讓店內不經意流出的喧鬧聲更為的清晰。

 

微微渲染開的燈光昏黃,讓窗外夜景顯的深遂,空氣中瀰漫的咖啡香氣不斷的誘惑著鼻腔去貪婪,輕輕的拿起桌上的高腳杯,啜飲了杯裡頭黑色的液體,當酒香與咖啡香緩緩的在嘴理散發瀰漫,本該濃純的咖啡香卻在酒精的搶色下味道顯的單薄,但隨後襲來的咖啡因子卻將整體點綴出難以言喩的層次。

 

第一口愛爾蘭咖啡的滋味,猶如帶著思念被壓抑許久後發酵的味道。

 

當妳在啜飲著愛爾蘭咖啡時,第一口是上唇與冰甜鮮奶油的相遇,但若是以為底下的溫度也相差不遠,就會被掩蓋在下方的熱咖啡燙著了舌頭,就像是我和妳之間的愛情,一味的以為只會傷害了自己......

 

手機裡傳來了朋友們「情人節快樂」的簡訊,按下回覆的同時我想起來了。過去的我總是會特別多傳一封簡訊給妳,然後將內容偽裝成群組罐頭簡訊那樣,然後笑著跟妳說「妳看我對妳多好啊!」

 

接著妳總是會笑我說我根本就沒有誠意,但妳始終還是不知道,那是專屬於妳,只有妳才有的特別話語,而裡頭寫下的情人節快樂,也預藏著我盼望做妳的情人的願望。

 

還記得我曾經開著玩笑要妳替我留下我所傳給妳的每一封簡訊,但妳卻不以為然的笑著說「幹麻留下來?要浪費我的手機空間喔?」

 

「咦?怎麼被妳發現了。」依舊莞爾的回答,但是心裡卻還是會有點小難過,其實我是希望當妳在孤單的時候能夠翻開手機看到我給妳的訊息,即使我不在妳的身旁也還是有我的訊息陪伴著妳,或許哪天,寂寞的時候可以看著那些簡訊然後會心一笑。

 

其實我還是不太懂為何我會如此的把妳每一個舉動都放在心上。

 

聽見妳的一聲咳嗽就會傳一封簡訊要妳注意保暖並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每逢節日的時候,從來沒漏過妳的手機號碼且特地傳一封訊息給妳祝福,就害怕妳會感到孤單或是空等了一場落寞。

 

但是直到很久以後我才發現,原來傳了這麼些封訊息的我才是最空虛落寞的那一個。

 

等不到的回音、盼不著的回應就像石沉大海一般杳無音訊,連落入水中該泛起的漣漪都沒有,我想這時的我就應該要察覺到這故事不太可能會有結局了。

 

當我們見面時我笑著試探性的問妳「有收到我關心妳的簡訊嗎?」

 

「有嗎?我怎麼都沒有收到?」妳總是故做翻找的模樣查看妳的手機然後如次回答著,彷彿從來就沒有收到過。

 

雖然語帶失望卻還是笑著的我此刻只能藏起心底的難過「算了啦算了啦切心了啦!」

 

我想妳已經表態的非常明顯了,只是我還是不願意輕易的放開這條線,依然死咬著僅有的希望。直到妳開始展露出妳的不耐煩,必且開始對我發脾氣以後,那一點一低的痛總是會不時的竄上我的心頭咬上個幾口。

 

每一年妳的生日我從不會缺席,儘管心裡知道其實妳不需要我陪的,因為妳的身旁總是有著好多好多的人,多到幾乎沒有我的容身之地。但我卻還是一直的盼望著,盼望著妳會發現我並對著我微笑,然後我在親口對妳說聲生日快樂。

 

然而妳卻未曾回過頭來看過我一眼,我想他肯定是比我重要的多的吧。

 

當妳身邊的人開始談論著妳和他的種種時,我仍然一味固執的以為那是他們在道聽塗說的,直到週遭所有的人都斬釘截鐵的說了,我才開始願意去看這段故事,要自己去面對真相,去相信他是真的存在的,在我和妳所擁有的這一段故事裡,他一直都是存在的一個角色。

 

是的,他存在著。那麼我又該怎麼辦?

 

那種感覺彷彿是在心中剜下了一塊傷痕,用再多再多的傷心淚水也填不滿,一到深深的傷痕。

 

看著妳若無其事、看著妳開始轉變的行為舉止、看著妳對他莫名的溫柔、看著妳卻越來越陌生,就好似我們從來都不曾認識過一般,彷彿我曾經愛著的人是一抹幻影若有似無。

 

直到現在我還是會想起自己當時的愚蠢,於是感謝上天讓我把自己的心抽離了這一段莫須有。

 

傳出了該回給朋友的簡訊,我嘗試著從電話簿裡找出妳的電話,才發現原來我已經刪除了。想必哪天妳打了電話過來,我也只會淡然的問「妳是誰?」吧。

 

就像當初我興致勃勃的播出了妳的電話後聽到的妳的回應那樣。

 

只是未曾相同的是,我對妳並不是不愛了,而是不能也不敢再愛了。

 

而妳卻是未曾愛過我,就像是我的簡訊未曾在妳的手機裡佔有一席之地那般毫無存在。

 

點一杯愛爾蘭咖啡,讓酒香與咖啡香在口中緩緩的散開,酒香如相思昇華在腦袋哩,而咖啡卻如淚水般滑落到心底深處。

 

妳的世界,未曾有過我的位置。

 

而我的世界,也只有我自己的情人節,快樂。

 

有口難言卻無緣的情人啊!「Want some tear drops?」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