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開彼岸,只見花,不見葉......

 

忘川河畔,奈何橋旁。一位婦人,一位少女,及遍地鮮豔的紅。

 

「姑娘啊,何以這般的固執,不願喝下吾人孟氏所調製的藥湯,將一切忘卻?」

 

少女沉默不語,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望著遠方的眼神顯得迷濛。

 

「唉......就這樣忘卻了於世,不也快活?將這一世的所愛所恨,像海浪洗去被腳印踏亂的沙灘,讓人生重新開始,不是挺好的嗎?妳看看妳這一生所受的傷,是何等的......唉......」婦人一生長嘆,想在繼續勸下去卻也是於心不忍。

 

「不好嗎?」少女開了口。「難道您看不見,我為我這一生所活過的笑容嗎?」爾後莞爾。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卻也總如過眼雲煙,瞬息幻化而逝......

 

「或許,在他離開的那個時候,我是恨他的。但,那又如何呢?」少女娓娓道著那些曾經,而婦人也僅僅只是聆聽,並沒有多做回應。

 

是啊!在那段日子裡,我的確是放爛了我自己,他離開的那些日子,我的世界彷彿失去了重心。我甚至想把牛頓從墳墓中挖起來,然後狠狠的賞他幾個巴掌,告訴他這個世界並不是永遠的存在著地心引力的。

 

當時我的心真的覺得好空,空到不管我用了多少菸、多少酒、多少次的自殘,也無法填得了一點的底,連一點點也不能。能夠證明他曾經存在這個房間的蛛絲馬跡,大概只剩下電腦硬碟裡面那一張張親暱的合照,還有抽屜裡還沒用完的保險套吧。諷刺的是,他送給我的禮物我一件也沒有留下來。

 

那些日子,每每到了夜晚總是無法闔眼,因為只要一閉上眼睛,便會從耳邊傳來他的呢喃,是他曾對我說過的甜言蜜語,那些他曾經給過我的承諾。就像是戴著耳機,依然清楚清晰的在我的耳邊播放。也清楚明白的記得,當時的我羞澀的依偎在他的懷中,側耳傾聽著他的心跳,嗅著他身上的味道。對比著蜷縮在床舖上,獨自在被褥裡的我。

 

我只覺得我好恨,卻氣憤著自己怎麼樣也狠不下心來恨他。因為他給了我太多太多的第一次,也從我身邊奪走了太多太多的第一次。我氣自己為什麼忘不了,更氣自己為什麼放不下。只因為他是我的第一個男人,第一個,進到我生命裡的男人.....

 

我依然恨不了他。

 

或者應該說,我還愛著他。

 

也因為如此,我還想保留著他曾經讓我綻放的微笑,我也想等著他經過此處,再看他一眼。

 

「姑娘若是執意如此,堅持不喝湯藥不過橋,不如就成為引渡亡魂的彼岸之花吧。常駐於奈何橋下,蹲坐成一顆三生石蟄伏於忘川河畔。」婦人頓了頓言道「然而在這一千年裡,妳僅能眼睜睜的望著妳的所愛所恨,於那些人和感情的附著,漫無目的的走過,如此煎熬妳可奈何得了?」

 

少女點了點頭。

 

婦人繼續說道「儘管一人的走過,得以成就妳在彼岸開一朵絢爛的紅,但人的走過,妳的花開,也只是他的無意,妳的多情啊!」

 

少女搖了搖頭「無妨,能再見他一眼,也值得了。」

 

少女的花,彷彿淚水卻又擰出了血......望穿這千年的歲月,又會為多少人開上多少朵彼岸紅花?一世以前尚濃烈;二世轉生淚漣漣;三世三生...又值得了多少的轉變?

 

一脈鮮紅的花海,張牙舞爪著,又是想抓住這些人、這些情感的甚麼?

 

彼岸花,開彼岸,只見花,不見葉。花與葉兩不相見,生生相錯......

 

忘川河畔,奈何橋旁。一位男子與一位婦人,及遍地鮮豔的紅。

 

「年輕人啊,何事令你如此的著急,欲跨越冥界還陽,搶過孟婆湯?踏破奈何橋?卻不願瞥一眼忘川河旁盛開的彼岸花呢?」婦人喚了喚正急速穿越奈何橋的男子,然後說道「你可曾駐足此處?為望穿一切世俗而多做停留?為你曾經愛過,所厭惡過的情感稍做省思?如此或許能為你這一生爭取些甚麼東西,不是很好嗎?」

 

男子以猙獰的面目吼道「很好嗎?難道你看不見我身上已被撕裂了多少的致命傷嗎?」

 

千年來已不知多少次,婦人終究按耐不住的喊道

 

「可知道,在飲下孟婆湯後,或許能忘卻一切的記憶,但感情卻不是。請望望這忘川河畔吧!你會看見對岸有一群紅色溫柔向你招手的。就讓彼岸花的花瓣撫去你心頭的痛楚吧!就彼岸花的鮮紅指引你來生的道路啊!就讓彼岸花的溫柔......」

 

語未畢,只見那男子依舊毅然決然的跨越了奈何橋,還陽而去......

 

孟婆輕聲長嘆。曾經,她也在佛前求了五百年,只為換得那一人的回眸與擦肩而過,卻只換來灑落一地的心碎啊.....

 

 

 

 

 

 

 

 

更多天馬行空都在這裡:http://vanillatte.pixnet.net/blog/category/173239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