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上忙碌的手指,螢幕上一段又一段的指令奔流,目不轉睛盯著的是終端機上一行又一行的程式。

 

「他媽的,這BUG也太煩人!」

 

    男人伸了伸因久坐而僵直的軀體,決定站起身來伸展一下,曾經一度想要重寫整個程式架構的,卻因為莫名的自尊而奢望著能夠把BUG給DELETE掉。

    望著螢幕深深的吐息,男人點起了一根香菸狠狠的抽了一大口,然後像是想起甚麼似的把菸熄掉,卻又可惜的嘆了口氣。

 

「嘖,明明答應過不抽菸的,卻怎麼還是......」男人喃喃自語著,然後緩緩的走向廚房。

 

    潔白的廚房,似乎從搬進來以後幾乎沒有使用過吧,沒有被油煙熏過的牆壁,洗碗槽裡也只有一雙還沒清洗的筷子和一根湯匙。男人熟練的從右上方的櫥櫃裡找出一只透明的茶壺,並轉身從冰箱裡拿出一包乾燥的白菊花,等待著壺中的水滾開後,將火關上,輕輕的丟入三顆等待其香氣在壺中緩緩散開。

    嗅著壺中的香氣,男人滿意的露出了微笑,然後端起茶壺及放置在旁邊的蜂蜜瓶子走回房間,瞥了一眼陷入無線迴圈的程式後打開了旁邊的筆電,一邊瀏覽著Facebook上不停更新的動態,一邊貪婪著花茶所帶來的嗅覺享受,若不是因為蜂蜜只能在冷水中沖泡,不然如此誘惑真的很難讓人如柳下惠般坐懷不亂。

    滾動著滑鼠滾輪,時不時點個讚或鍵入幾句表示同意發文者的意見,然後熟練的輸入她的名字,為的只想多了解她的近況。

 

「今晚的妳,又在做些甚麼呢?」

 

    想起初次見面的那一晚,是和公司同事們一起去的一場聯誼,當大家幾杯黃湯下肚,開始鎖定目標聊天後,男人默默離席,走到餐廳的門口抽菸。

 

『你怎麼一個人躲在這裡抽菸呢?』女孩不知何時已經走到男人的身後,然後摀著鼻子說著。

「妳...妳是?」男人煞時之間還無法反應過來,也許是沒想到這突如其來的招呼吧,只好支支吾吾的回答著。

『吼唷!剛剛不是才自我介紹過嗎?』女孩用責備的眼神盯著男人。

 

    緩緩的將蜂蜜加進壺中,輕輕的攪拌著,讓流瀉進茶中的蜂蜜以順時針的方向旋轉,然後融入。

    倒入杯中,淺淺的啜飲幾口,讓菊花茶的清香在口中暈開,佐以蜂蜜的甜,任由其徜徉在喉嚨,順著食道滑落。那清爽又甜而不膩的滋味,就彷彿女孩在男人心中的定位,每個再一起聊天的日子總是那麼的甜,那麼的令人回味。

 

    那次聯誼之後,男人便時常約女孩出來,彷彿有聊不完的話題一般,就這樣繞著女孩家附近的公園走了一圈又一圈。

    那些日子以來,兩人時常一起去看電影、一起吃飯但更常的卻是像這樣一邊散步一邊聊天,彷彿把心敞開一般的聊著心事、聊著秘密、聊著曾經與過去的回憶。

    儘管走得親近,不過卻始終沒有更進一步的距離,就像只是跟同性朋友出來一般,那樣沒有矯揉造作的自然。

    女孩討厭男人抽菸,男人也未曾在女孩面前點過任何一支菸。

 

    淺嚐著,讓舌尖細細的品味,待口中充滿花香後飲下,貪婪著蜂蜜留下餘韻的甜,然後再重新回味含在口中的甘與香。

 

    還記得那一晚,男人一如往常約了女孩在下班後見面,盛夏過後滿是落葉的步道,雖顯得雜亂卻格外的浪漫。

    女孩踢著腳邊的落葉,已然曬到乾脆的落葉情不自禁的發出了劈哩啪啦的撕裂聲,在無人的公園裡更是特別的沉默。

    踩踏著乾枯的落葉,兩人沙沙的前進著,女孩保持著與男人一個步伐寬的距離,互相配合著彼此沒有任何節奏的步伐,並肩而行。一直以來總是如此,也許正是因為這一個步伐的距離讓兩人得以沒有矯作的暢談吧。

 

「今天老闆找我談了出國進修的事情了。」男人輕輕的打破了沉默,像是怕驚醒甚麼似的說著:「可是我還是選擇放棄了。」

『哦?真的選擇放棄了?』女孩詫異的回答著:『可是你不是一直對能夠到國外進修抱持著憧憬嗎?況且你都做了那麼多的努力了......不可惜?』

「畢竟到了國外,也許就找不到像妳一樣可以暢談的對象了呢。」

『是啊!』女孩露出帶著酒窩的淺淺微笑『這年頭,能和你一起喝酒看電影到天亮卻不出事的女人可能不多了。』

男人也笑了「的確,到過我家這麼多回,卻甚麼事都沒有發生的女生,你可是頭一個呢。」

『這可是小女子的榮幸呢。』女孩俏皮的吐了吐舌頭說著,並對男人行了個大大的禮。

「其實,我有的時候真的搞不太懂妳到底在想甚麼。」男人停下腳步凝視著女孩的眼睛:「有的時候,妳會表現很世故,可有的時候,妳卻又天真的像個孩子一樣。聆聽妳的話裡面,我始終覺得妳話中有話,但想要從中攫取些甚麼卻始終捉摸不著。」男人突然嚴肅了起來:「妳......究竟對我是甚麼感覺?」

女孩輕巧的視線,輕靈的飄過男人的眼神,在距男人一步之遙的位置停下,轉身,低下頭,然後用腳輕輕的撫弄著腳下的落葉。

『還記得每次你酒醉後我替你泡的蜂蜜菊花茶嗎?』

男人點了點頭。

『你知道......菊花的花語嗎?』

「花語?」男人不明所以的搖了搖頭。

女孩抬起了頭,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緩緩的對上了男人的視線:『那你知道......女人,總是被動的嗎?』

    男人嘗試著想望穿那對眸子後面所隱藏的遊戲與玩笑,但卻甚麼也沒有看到。

「妳......」

『其實有一度,我們是很親密、很親近的。』

「可是妳從來沒......」

『是啊,我從來沒有提過。』女孩的臉上綻開了一抹寂寞『曾經,我願意為你付出我的一切,但那時你的眼中並沒有我的地位。所以我所能做的,便是成為你的朋友,成為和你僅僅只是有著一步之遙的朋友。』

 

    回憶開始湧現起女孩為男人所做的一切,想起女孩所花在男人身上的時間,想起目前為止他們所有的親密舉止,想起當男人酒醉時,女人是如何的無奈卻又溫柔的安撫男人一整夜。一切的一切回憶就像海潮般毫無阻力的襲來,卻又如幻燈片那樣的清晰歷歷。男人對女孩的感受也如綻放夜空的花火一般倏地炸亮了男人所隱藏在心中的尚未公開的底部,暖暖的記憶與感動,在血液中流動著難以名狀的心動。

    就這一瞬間,男人愛上了女孩,就僅僅只是這一段話語。

『不過呢。』就在男人想要伸手緊緊擁抱女孩的霎那,女孩突兀的開了口:『我後來發現,也許這一步之遙就是我們之間最好的距離吧。因為你只是依賴著我,僅僅是寄生在我的溫柔和體貼之上,也只能寄生在我的溫柔和體貼之上罷了』

女孩輕輕的轉身背對著男人:『因為你只能是我的寄生物,而我是永遠也無法愛上一個寄生物的唷。』

    儘管女孩語帶俏皮的說著,但男人卻感覺猶如一桶冷水從頭頂潑下,狠狠的從頭頂一路澆到了腳底,這樣的一瞬間竟讓男人頓時不知身在何處。

「哈哈哈哈哈」男人啞然失笑,而女孩則不明就裡的望著男人。

『笑甚麼呢你?』

「沒甚麼啦,只是在想我等等要去哪裡喝失戀酒而已。」

『你傻了喔?』女孩一聲輕笑『反正你也從來沒有愛過我啊。』

「說的也是啦。」

    依舊是一個步伐的距離,男人和女孩肩併著肩就這樣一路談笑到了天亮。

    或許女孩並不曉得,男人在那一瞬間所淺嚐乍現般的愛慕,儘管那是如流星劃過般瞬息即逝的愛情。

 

    大口的飲下了杯底最後一口蜂蜜菊花茶。

    讓舌尖同時感受著爽口與甜膩的層次,男人咀嚼著那段曾經卻又短暫的愛情;

    享受在口中渲染開來的清香,男人細心的品味那段平凡清新卻又美好的友情;

    反覆汲營著入喉後回甘於味蕾的甜蜜,男人沉醉於女孩所謂的菊花花語之中。

 

    『我愛妳。』

 

 

==========================================--  本文完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