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年了,始終沒有戒掉手中的菸。

    也許我也早就忘記當初點起第一根菸的原因了吧。

    每一個抽菸的人都有著他們開始的藉口,卻總為了同一種理由而持續著。我想,是一種習慣,一種養成依賴的習慣。

    儘管知道她不喜歡菸味,卻總是在背地裡偷偷的抽著。

    而我也知道,她始終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作沒有看到。只是有時候真的無法忍受了,便會多嘮叨幾句。

 

『抽菸......真的那麼好嗎?』她總是掩著鼻子緊皺眉頭這麼抱怨著。

「不好......但卻無法不抽。」而我也總是無奈的如此回應著。

『那......菸和我,你比較愛哪一個?』這也是她最常問的一個問題,但對我來說,似乎哪一個都無法割捨,是藉口,我知道,但就是無法。

「都愛,無論是妳還是菸,就像儘管妳對我不好,我還是無法不愛妳。」

 

    記得剛與她認識的時候,菸抽得愈發的兇了。

    閒來無事,總會在兩指之間夾根菸,甚麼也沒有想,就只是想藉著菸讓腦袋裡運轉紊亂的系統重新整理,儘管這是徒勞無功的,卻也依舊如此。

    至於平常熬夜通霄念書的時候更不用提了,彷彿抽菸就是呼吸一樣,一根接著一根接著沒完。

    也因為如此,她常常因為我的菸而咳的撕心裂肺。這樣的情況直到我們在一起了以後,才逐漸開始收斂。

 

    因為菸癮,每次有聚餐聚會時,我總是會藉故要去洗手間而半途離席,然後鬼鬼祟祟的到外頭去抽根菸解解菸癮。

    結果某一次,我因為全身的菸味而遭來旁人的側目,引得大家的指指點點,而她也因為這件事跟我大吵了一架,為此我們冷戰了一個多禮拜之久。

 

    或者有一個夜晚,天很高,雲很空,四周很靜謐的一個適合談心的夜晚,她靠在我的胸膛,本該是個可以享受浪漫的夜晚。

『你剛剛有抽菸?』一樣眉頭深鎖的鵝蛋臉,責備的說著。

「我......呃......有。」因為心虛,我也不曉得該說些甚麼。

    結過卻是她默默的把我推開,然後默默的坐回了原本在我右手邊的位置。

「只有一根而已,相信我......」我也只能苦苦哀求著她的原諒,祈求著也欺騙著,因為理所當然不只一根,我想她也是明白我的個性的。

『難道......你就沒有辦法為了我戒菸嗎?』語帶失望的神情,她失落的問著,令人心疼,但我卻找不出任何好的適合的回應。

「請在給我一點時間......好嗎?」幾近懇求的......謊言......

『我這也都是為了你好啊!難道你都不知道嗎?』

    其實我都知道的,但是這層依賴真的很難放掉,就像習慣一樣,想要改,卻不知從何改起......

 

   還記得那次是我們再一起一周年的紀念,天氣很冷,於是她把手放進了我的大衣口袋,卻發現口袋裡的一包菸。

   也許是習慣了我們之間有菸了吧,她當時並沒有馬上生氣,只是緊皺著眉頭嘟著嘴,然後就把那包菸給沒收了,一直到我送她回家的時候,她才把那包菸還給了我。

『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她在把菸盒遞給我的時候這麼說著。

「嗯,我答應我答應!」事實上今晚一整晚我都是如此的百依百順,深怕她會因為菸盒的事情而大發雷霆。

『答應我,抽完裡面的最後三根菸,就不要再抽了,好嗎?』然後她無奈的嘆了口氣,便轉身走進了自己的家門。

 

    但是她也知道,戒菸並非一朝一夕能成的。也為此,她想盡了所有的辦法想幫助我戒菸,戒菸嚼片、尼古丁貼片甚麼的都試過了,卻依然沒有甚麼起色。

    她總是滿懷著期待,然後又失望的繼續尋找著下一種方法。

『不然這樣好了,我也來學抽菸,然後戒菸,在教你如何戒菸?』那一天,她表凝重的說著。

「不行!抽菸並不是好事,我怎麼能讓妳抽菸呢?」我敲了敲她的腦袋,但內心卻滿是矛盾,矛盾著自己說出的這些話,矛盾著自己所抽的菸。

『或許,這的是有用的方法啊。』她彷彿是下定了決心了般這麼說著。

「別傻了,妳的身體不習慣菸味,會搞壞的身體的,況且也別逼著自己做不願意的做的事啊。」很是心疼,也很是感動,但......

『不然你要怎樣才肯戒菸嘛!』這一次她低聲的吶喊著,喊得她聲嘶力竭,也喊得我無力回首。

「我......我已經盡力了......」我摸著她的頭,將她擁入懷中,因為我知道,為了戒菸,她為我做了很多,也犧牲了很多......

『我真的......真的不想失去你,可是我怕再這樣下去......』她哭了,第一次因為我們事情留下了眼淚......

「傻瓜......別再說了......好嗎?」擁著她,儘管這次身上有著菸味,儘管她留下了眼淚,她卻整夜沒有離開我的懷中,直至入眠。

 

    隔天,我陪著她在商店街閒晃購物,忽然她像是發現了甚麼,便拉著我要我跟著她走。

    我們來到了一台拍大頭貼的機器面前,她投下了兩枚硬幣,硬是拉著我拍了兩張,然後,她將其中一張照片貼在了我的錢包裡。

『以後要抽菸的時候,請看看照片裡的我。』她這麼說著。而我點了點頭。

    但是,我們最後還是受不了老是為了戒菸的問題所圍繞的生活。

    她提出了分手。

    電話裡,兩個人都沉默。而我也明白,這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終要歸咎於我食指與中指間,此時此刻正夾著的這一根菸。

    我們都哭了,在電話的兩頭,僅僅只是哭泣不發一語,然後在她哭著睡著後,我掛斷了這一通電話,結束了我們之間的感情。

 

    ◎ ◎ ◎

 

    醒來後,我明白我們之間的感情已經結束了,這為期了兩年多的感情。

    他已經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戒菸的問題也沒有了,感覺應該是很輕鬆的,但不知為何卻覺得少了些甚麼。

    窗外飄進了菸味,是他?我想不可能,但我這時才恍然大悟,少了甚麼的感覺,竟是他身上的菸草味。想起靠在他身上時的菸草味,想起那次聚餐是遭友人議論的菸草味,想起那總是令他千方百計想要藏起來的菸草味,想起了,他......

    那是屬於他的味道,菸草的味道。

    於是我下樓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生平的第一包菸,是他最愛的白大衛。然後回到房裡,從床頭櫃裡找出了他遺留下來的打火機,我點起了生平的第一根菸。

    那濃烈的味道,很嗆。充滿喉嚨的不適感,很嗆。充斥在鼻腔裡的味道,很嗆。就連咳嗽的味道也一樣,那麼的嗆。但是想他的感覺,卻逐漸的濃烈。

    點起了第二根菸,房間裡煙霧瀰漫,就連被單也充滿了當初所討厭的他的淡淡菸草味,聞著四溢的菸草味,眷戀著他身上的菸草味,然後帶著那曾經被我討厭的菸草味入睡。只盼望,能在夢裡尋著這些味道,再與他相見。

    日復一日,我發現我逐漸的離不開菸草的味道了。不知道是犯上了菸癮,還是無法離開這依賴般的思念。我想這一切早就不重要了,因為現在的我,只懂抽菸。就像當初的他一樣。

 

    ◎ ◎ ◎

 

    一年後,他們偶遇,在陌生的漁人碼頭。如同多年不見的好朋友,他們彼此打了聲招呼,決定找個地方敘敘舊。

    她變得憔悴了許多,他看了總有些莫名的心疼。

 

    她點起了一根菸。

「妳......抽菸?」他驚訝的看著她。

『嗯,要嗎?』說完,她口袋裡拿出了一包菸。

「我......戒菸了。」他搖了搖頭。

『哦?甚麼時候的事情?』她很驚訝,那些年這麼辛苦,但現在的他竟然辦到了!

「嗯......半年前,為了一個我心愛的女孩。」

    

    她並沒有回應,但指間看得出顫抖。那些年,她為了能讓他戒菸做了那麼多努力,卻終究敵不過他分手後半年前認識的女孩嗎?她覺得自己徹底的失敗了,因為無法改變自己深愛的男人,因為輸給了他半年前所認識的那個女人。

   她只是默默的,把剩下的菸抽完。

 

「那妳?甚麼時候開始抽菸的?」

『一年前,為了一個我所深愛的男人。』她對著他說著,眼神卻直視著前方平靜的海面。

「那......妳是為了要幫他戒菸嗎?」他怯怯的問,因為他以為已經有人取代了他的位置。

『不......這是我所眷戀著,他身上的味道。』

 

    是他嗎?他揣測著,一年前他們剛分手,會是他自己嗎?那個她所眷戀的男人的味道。

    於是他拿出了自己的皮夾,指著已然褪色的大頭貼。

「這......就是讓我想為她戒菸的女孩,因為我還想回到她的身邊。」

    看著皮夾中的大頭貼,她的眼淚從眼角輕輕的滑落了下來。

 

「現在,換我教妳如何戒菸,好嗎?」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