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合器、進檔、油門。夜晚的風從耳邊呼嘯而過,風壓切過安全帽邊緣的聲音幾乎掩蓋住了耳機的音量。

 

凌晨三點半。

 

疾馳在夜晚的蘇花公路,轉速九千,車速逼近120,彷彿要將一切拋諸腦後的猛催油門,耳邊只有速度與風切的聲音。

 

凌晨四點鐘。

 

我來到了崇德遊憩區,耳機裡剛好播放蘇打綠的無眠,想了想索性將車子停了下來好仔細的回味這一首歌,反正這趟旅程我本來就沒有目的地可言。

 

我不管多少時間多少目屎多少失望來忍耐
我不管你當時會返來
其實我嘛不知影為怎樣為怎樣憨憨等待
妳  是我唯一的愛

 

妳即將離開台灣,那天吃早餐的時候妳說還會記得我,希望有一天相逢的時候我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可是對我來說,妳的身影卻還是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妳知道嗎?

 

輕輕的壓下MP3 Player上的repeat鍵,想要這首歌曲不斷的重複再重複,也許是因為以前的妳常常哼著這首歌吧。這讓我感覺妳一直都在我的身邊,從未離開……

 

凌晨四點半。

 

是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時間。當時我們各自跟著不同的團隊上山想看日出,沒想到很剛好的我們兩邊的揪團人互相認識。就這樣這場日出團變相成了聯誼,而我也因此遇見了妳。

 

兩位主揪人很契合的想到用抽鑰匙的方式分配看日出的搭檔。而當妳抽起我的鑰匙時,也許是一見鍾情吧,我被妳微笑起來的樣子給完完全全震懾住了。

 

我很喜歡妳的眼睛。印象中這是我講出來的第一句話,在講出來的當下我突然有種很想死的感覺,如果當時路邊有鏟子的話也許我會趕緊挖一個地洞躲進去。

 

『謝謝你的讚美唷,不過我們先找個地方坐下來吧!你總不想要站著看日出吧?』

 

我點了點頭,心中也鬆了一口氣,也慶幸妳沒有把我當成怪人而逕自離去。

 

妳要不要聽歌?我拿出了MP3示意般的晃了晃。

『嗯,好啊!』

 

肩併著肩坐在妳的身旁,我將耳機塞入妳輕輕的塞入妳的耳朵。而我們也開始簡單的認識彼此,我才知道原來妳小我一屆,妳說妳喜歡飲冰室茶集的綠奶茶,當奶茶的濃純搭配上綠茶的香氣簡直是絕配;妳說妳喜歡蘇打綠,意境十足的歌詞以及主唱青峰清亮的嗓音總是令人百聽不厭;妳說妳喜歡九把刀,直接的筆觸還有描寫的活靈活現的人物角色都引人入勝。

 

我一直以為時間會這樣停止,也許只是我自己希望吧!希望這一刻停留在這一秒,希望能和妳一直聊下去。

 

凌晨五點鐘。

 

雲層很賞臉的開始散去,此刻的風微涼,妳也稍微捱近了我一點點。右上方天空還有著一彎弦月,而遠方似乎開始透露著一絲皎白。

 

耳機裡傳來了蘇打綠的無眠,妳說妳好喜歡好喜歡這首歌,問我能不能讓這首歌一直重複。而我又有什麼不好呢?

 

今阿日月娘那這呢光
照著阮歸暝攏未凍睏

 

是妳的歌聲,從我的耳際傳來,看樣子妳真的很喜歡這首歌。

 

凌晨五點半。

 

陽光開始露面了,遠方的黑閃爍著些許的湛藍,彷彿拼貼畫一般,雲朵也不遑多讓的展現其染色後魅力。終於一道閃耀的金黃細縫將雲和天空的界線緩緩的切割開來,光影在天空中隨意的作畫,以名為曙光的畫筆在天際鉤勒出一種無與倫比的感動,在雲和雲之間交織出一幅驚為天人的蒼穹於眼前。

 

讚嘆、驚呼聲四起,大家無不拿起相機想留下此刻的感動。而我在不經意裡,望見了妳眼角泛著的淚。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好靜靜地在一旁沈默著,只希望能夠不去打擾到妳。

 

凌晨六點鐘。

 

原本妳們是搭車上來的,於是兩位主揪人又很意猶未盡的宣佈就依著剛剛分好的組別各自帶下山,然後在一起去吃早餐。

 

一路上,妳默默不語,似乎還沈浸在剛剛的思緒裏面。我也不好意思問妳怎麼了,只好專心的做好司機的角色。

 

後來我才聽說,原來那一天的日出團,是為了妳而舉辦送別會。妳說為了妳的夢想,妳想要到英國去學設計,希望有一天能夠舉辦自己的時裝發表會。

 

現在時間,上午九點三十分。

 

距離妳的登機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又二十分鐘。

 

耳機裡那首無眠依然故我的播放著,我想我還是不願意就這樣放妳走的,所以現在的我才會以全速奔馳在前往機場的路上。

 

上午十點三十分。

 

我抵達了松山機場,開始尋找著妳的身影,拿起了手機按下最常撥出的連絡人。

 

卻在我的身後響起了我所熟悉的手機鈴聲 -- 蘇打綠的無眠……

 

『喂?你是笨蛋嗎?』

當然不是啊!我一邊喘著氣一邊回答,然後緩緩的轉過身去。

『如果你不是笨蛋的話,那我們就不會在這麼近的距離拿著手機講話了好嗎?』

 

於是我放下了手機,看著好氣又好笑的妳手叉著腰向我走來,我卻突然只會傻笑了。

 

『怎麼?我還想說你不會來送機了呢,結果一來卻只是傻笑?』

我搖了搖頭說:至少也該等我喘完氣嘛!這麼狠心啊!

『哼!等你喘完氣啊?我都要上飛機啦!』

『快!限你兩分鐘之內快快回答,不然老娘都要出登機門啦!』

 

我抓住了妳的手,可以看得到妳的雙頰微微泛起了紅暈。

『做……做什麼啦!』

 

我已經很任性喜歡妳了,所以我想要任性等妳!等妳完成夢想回來的那一天,至從那一次的日出,我就深深的把妳烙印在我的心底了。

幾乎是一口氣說完,在稍微理了一下呼吸之後我接著說:

我……我有這個榮幸嗎?

 

[欲搭乘十點五十分,飛往英國的旅客,請盡速至0520登機門登機] 

廣播響起,我放開了妳的手,而妳也提起了行李準備動身,雖然原本就有妳會這樣轉身離開的心裡準備,卻還是有著那麼一點悵然若失。

 

沒想到的是,妳卻猛然回頭對我說

『哼!你想追我?還早的很呢!不過我是不反對你等我啦!』

妳說著這句話的同時,臉上正帶著當初第一次見面,妳拿著我的鑰匙與我會晤的時候,所掛著的那一抹微笑。

 

望著妳的背影,我呆了半餉才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於是我再度拿起了手機,打開了Message Center 鍵入幾句話,接著選擇寄件人,然後按下確認。

 

"我會一直等著妳、想著妳的"

 

訊息已送出……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