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的為妳覆上最後的一掊土,我轉過身向祭司們請求讓我一個人送妳最後一程。

 

望著種在妳身旁的曼珠沙華,我的淚也禁不住了地心引力的誘惑滴了下來。還記得妳總是喜歡在花草間來回奔走穿梭,就彷彿花叢的精靈一般隨著搖曳的微風舞動盤旋。

 

終於是遏止不了心中悲愴的心情,忍不住痛哭失聲,曾經說好要一起到老、曾經約定要永遠相伴、曾經我答應過妳要帶妳到遠方去尋找更美麗的花朵……而如今,妳卻自己一個人先行沈睡,丟下我一個人獨自面對這孤獨……

 

我想我是忘不了妳在花花草草之間所綻放的微笑的,那笑容就好比陽光一樣照耀著花朵,當然也照進了我的心坎裡。

 

還記得每一次我送貨到妳家門口的時候,妳總是會邀請我進來喝杯下午茶。妳說:妳最喜歡錫蘭紅茶的香味,那濃烈香醇的氣味與入喉以後柔軟順暢的口感能夠令人心情放鬆。而我也是因為妳的關係開始喜歡上了紅茶的甘醇,開始學著會觀察茶湯的色澤、潛嚐口中的滋味、並將杯緣湊進鼻子來品味紅茶的香氣。而妳也總是端著茶杯開始一一為我介紹這些花朵,紫丁香、姬百合、卡特麗亞、鬱金香、莉可莉絲……儘管我所能記住的花名真的不多,但還是會津津有味的聽著妳講解每一種花的種類,以及每一種花的特性。

 

久而久之,我也習慣了每每到妳家的時候就坐下來喝杯茶休息一下的舉動,也為了能夠多貪婪這樣的一個相處的機會,我甚至開始提早到公會去取貨,使今天的貨物能夠提早送完,好爭取在妳家多待一會兒的時間。

 

而這一天,我一如往常的提早送完所有的貨物來到了妳家門口,妳還在為花兒們澆水。

 

妳說:『咦?你來啦,今天好早喔~~我都還沒開始泡茶呢。』

沒關係,我可以慢慢等。我莞薾。

『對了!你知道嗎?每一個人的生日,都有一種代表的花喔!』妳一邊灑著水一邊這麼說著。

真的?這我沒有聽說過耶!

『當然是真的阿!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呢?』微微的紅著臉龐似乎是在訴說著我不相信妳。

哈哈,說的也是,那我就願聞其詳囉!

『呵呵呵,那我就來專門為小塔開一門課吧!恩……第一堂就從小塔的生日開始好了。』

我的生日?

『恩阿!我想猜得到小塔你的生日唷~~』

真的假的?

『我猜猜……是不是一月……八日?』妳側著頭做了個思考的動作,那模樣好不迷人。

………………

『嘿嘿,我猜對了吧!這個可是琪琪我的魔術唷~~』看著妳驕傲的神情彷彿是早就知道了似的。

那好吧……那我的生日又是哪種花呢?

『一月八日,代表花朵是紫色紫羅蘭。而他的花語是……』

花語?

『對呀!每一種花都有他代表的花語唷。所以阿小塔,當你要送一個女生花的時候,可得慎選花朵唷,因為並不是所有的花所代表的花語都是好的喔!知道嗎?』

唔嗯。我點了點頭。

『而小塔你的生日花語呢,所代表的是等待愛情喔!』

 

此時對面的山頂正氤氳著山嵐霧氣,微涼的風徐徐的吹向這裡,夾帶著遠方的落花與墜葉的泥土味,似乎正傳達著入秋的氣息。

 

儘管是到了現在,我雖然還是無法完全分辨出那些花朵的名稱,但卻也能夠略為指出他們的不同了。而那些種在妳身邊的曼珠沙華,彷彿也正傾訴著過去悲傷的回憶,那些已然消拭的過往,那些曾與妳一起創造的回憶……

 

如今,望著靜靜地沈睡的妳,我想我再也無法聽見妳抱怨著太陽太大花都快枯了、或著急著接連幾天的雨量會淹死那些幼苗的聲音了吧。

 

手指輕輕的撫上墓碑所刻著的碑文,負面的情緒不斷的湧上來,悲傷、後悔、無奈、孤獨……

 

不過我已經答應了自己不許再哭,去年種在妳身邊的曼珠沙華也已經盛開,火紅如鮮血平鋪直敘,綻放著妳曾經讚嘆過的美。

 

『欸欸,你知道嗎?曼珠沙華這種花又叫作彼岸花喔!』

彼岸花?

『對阿!彼岸花。她的花語也很特別喔!』

這我知道,因為這種花很有名啊,印象中好像是悲傷回憶吧?

『嗯,傳說中啊,她是自願投身地獄花朵喔,卻被眾魔遣回,但仍徘徊於黃泉路上,於是眾魔們不忍心,便同意讓她開在此路上,給予離開人界的靈魂們一個指引與安慰唷。』

原來……還有這種說法啊。

『也有相傳彼岸花只開於黃泉,一般是指開在冥界三途河邊,也就是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她的花色如血一樣絢爛鮮紅,而且有花無葉,是冥界唯一的花喔。』

『而她的花香據說有一種魔力喔!就是能夠喚起死者生前的記憶呢。』妳頓了頓呼吸,而後繼續說到。

『而在黃泉路上大批大批的盛開著的彼岸花,遠遠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鋪成的地毯,又因此因為紅得似火而被喻為火照之路,也是被形容成這長長黃泉路上唯一的風景與色彩。』

『在靈魂渡過忘川之後,便會忘卻了生前的種種,曾經的一切都留在彼岸,而往生者就會踏著彼岸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獄。』

原來如此啊……

『不過我很喜歡這種花,然而卻有人說她無情無義,但我可不這麼認為!』

無情無……義?

『因為彼岸花是先抽出花葶開花,花末期或花謝後才出葉,或是一些種類是先抽葉,在葉枯以後抽葶開花。所以啦!彼岸花開時看不到葉子,有葉子時看不到花,花與葉兩不相見,生生相錯。因此才有像是----彼岸花,開彼岸,只見花,不見葉。的說法存在著。』

 

如今看著這永遠無法見面的葉與花,他們的生生相錯。如此輪迴而花葉卻永不相遇,彷彿呢喃著永遠無法相會的悲戀……

 

將妳的墓旁稍微整理了之後,我將小心翼翼的一朵曼珠沙華置入一個透明的玻璃瓶便轉身準備離開。我想我明白的,儘管我看不見,但是妳依然會站在我身後對我揮手。

 

也許是有一點點的釋懷了,踩在石子路上的腳步不如剛來時的沉重。

 

這一次的離開,不曉得會是多久,我想到遠方,到一個我從來都不知道的地方。我想完成過去沒有辦法帶妳完成的夢想,憑藉這一年來的努力,我要去發現更多未知品種的花朵。

 

然後,用妳的名字命名……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