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旅客,高雄站,快到了。"

 

    午夜十二點快半,車廂上的乘客也寥寥無幾。

    冷氣有點冷,右前方的那一排座位上有一位老人躺著,如雷的鼾聲著實令人聽的有些不爽。其實大不了我可以換個車廂的,也許是有點累也有點懶了,又或者我依然對這第六節的車廂還有些眷戀吧,與那個人第一次相遇的這節車廂。

    所以我決定開啟這幾年工作時點到最滿的無視技能,望著窗外移動逐漸緩慢的風景,說明著列車的速度也正緩慢下來。

 

"各位旅客,本列車的終點,高雄站到了,請您收拾好隨身攜帶的行李,感謝您的搭乘,敬祝您健康愉快、萬事如意。"

 

    走下月台,這幾年來高雄車站改變了很多。時間,真的可以改變很多的人事物,也可以讓人忘卻很多的人事物。僅管如此,卻仍會留下淡淡的回憶在心中雋永,或許只是差那臨門一腳吧,那足以喚起回憶的一點悸動。

    抬起頭,想要尋找一片星空,卻因為城市嚴重的光害,只盼得一輪明月和稀疏的雲朵,而夜幕下雲的流動正輕描淡寫著風的速度。

 

    幾個月前,繁忙的都市生活,每一天都再重複著每一天,紛亂而庸碌,打著同樣的上班卡、搭著同樣的區間車通勤、看著同樣的風景呼嘯、迎著同樣的招呼交誼、坐著相同的公事、聊著同樣的八卦、吃著同樣的餐點、同樣的時間下班、同樣的列車回家、走著同樣的路、看著同樣的綜藝節目,只差沒做同樣的夢,但我想也快了。

    唯一的快樂,也是最大的快樂,我想就是在假日時逛逛百貨公司和一些小市集,挑選著令自己滿意的小東西了。

 

    那一天,我第一次遇見了你。

 

    下班時間,九點二十七分的區間車,人潮魚貫的湧進湧入著車廂。

「啊!不好意思。」一個男人不小心踩到了我上星期剛新買的高跟鞋。

『沒關係,沒關係。』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裡早就已經咒罵他的祖宗不知到第幾代去了。

    我,就是這麼一個口是心非的女人,做作。

「我真的很不好意思。」那男人表情無辜的說著,就像個孩子一樣乞求著原諒。

『真的沒關係的,請你不要在意。』我搬出了一貫的職業面具,微笑著跟他說著。

    拜託!我超級討厭這種受人注目的感覺好嘛!難道你這傢伙都沒發現其它的乘客都在看著我們嗎?

「我是真的感到很抱歉,如果可以,讓我請妳吃頓飯來表示我的歉意,好嗎?」

『呃......沒關係的,真的不用那麼麻煩了。』

   搞甚麼嘛!原來是想搭訕我?甚麼怪招不用,竟然踩我新買的鞋?難道這傢伙瘋了不成?想約我吃飯?哼!除非這輛車倒著走!

 

"嘰──" 忽然車身一陣搖晃,然後緩慢的停了下來。

 

    見鬼了!現在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列車停了下來?

 

"各位旅客,晚安,由於前方平交道發生事故,本列車暫時無法繼續行駛,因此本列車將行駛回到上一站,如有不便,敬請見諒。"

 

    不過比起轉程計程車所要花費的多餘的金錢,更讓我訝異的是,這該死的......倒車......

「不知道前方發生了甚麼事呢?」那男人的語氣中帶著一點無奈,不過我卻隱約看到那男人的臉上似乎帶著一絲絲的喜悅?

『誰知道呢?希望只是小事故,不要有人受傷。』嘴上是這麼說著,可最好是給我發生甚麼大事!重點是,我可不想實現我剛剛所想的那個甚麼鬼諾言。

「既然如此,不知道妳有急著回家嗎?如果不急的話,就給我個榮幸讓我請妳喝杯咖啡好了。」原來......

『不了,真的沒關係,本來我是要到我男友家的,既然我不能去了,我想我待會就直接回家了。』哼哼,怎樣?這根釘子沒有很硬吧?

「是這樣的啊......」

『倒是你,還是早點找輛計程車回家吧。』你就乖乖的快快滾出我的視線範圍吧!

「嗯,說的也是,妳人真好。」那男人竟然露出了十足亮眼的笑容......我暈......

『呵呵......不會啦。』這下我真的無言了......

    走出了車站,那男人招了輛計程車後,便消失在車陣裡頭。

    而我則故意走了兩條街遠的距離,才招了輛計程車搭車回家。 

 

    隔天下班,我和往常一樣的搭上了同樣的車次準備回家。

「嗨!妳今天好嗎?」

    這......不會吧......

『原來是你啊......嚇了我好大一跳!』我相信我的語氣應該夠酸。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嚇妳的。」看著他趕忙道歉的感覺有點爽快。

『沒關係的,只是沒想到你還記得我?』真該死,我都想趕快忘掉你這踩了我新鞋的傢伙了!

「因為我還欠妳一頓晚餐啊!所以我忘不掉。」

    好一個臭小子,竟然默默的自己升級成晚餐了?

『唉唷,我不是說不用在意了嗎?幹嘛要放在心上呢?』

「因為,我說過的話,我一定要做到的,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嘛。」

    我原本以為只是遇到一隻蒼蠅的,沒想到竟然是更恐怖的蟑螂?

 

"各位旅客,左營站到了。"

 

    這真是天籟之音啊,我的救星。

『不好意思喔,我要下車了,下次再說吧。』

「嗯,好吧,那就下次囉!」

    噢,拜託!我竟然又提早下車了,我可不希望在有下次了啊!

    走出車站,我徹底的感受到何謂屋漏偏逢連夜雨,老天爺竟然給我下起了該死的雨?

    很討厭很討厭雨天,會讓人想起那令人不甘心的回憶......

 

"我們分手吧!"

為什麼?

"並不為什麼,我想是時候到了。"

我......

"妳並沒有任何的不好,只是......我還有我的家人。"

別再說了......

"嗯,我明白了,也希望妳能原諒。"

不好意思,我明天還要上班,我得先走了,經理。

 

真他媽的該死的回憶,為什麼要讓我遇到這場雨?為什麼偏偏是我得要提前下車?他媽的該死......該死......

回到家,還惦記著轉搭計程車所多花的那些錢。

拉開窗簾,房裡還殘留著他的味道。

窗外是泛著熠熠星光的都市,閃爍著霓虹的冰冷都市......

我不喜歡香菸的味道,但卻喜歡他在我房裡留下的淡淡菸味。曾經,我試著想要留住他的味道,也因而染上了菸癮。

 

「嗨!妳好,我們又見面了。」噢......拜託別......

『呵呵,是啊,我們"又"見面了啊......』快!誰可以給我一瓶殺蟲劑!我要滅掉這該死的蟑螂!

「妳今天看起來好像很累呢。」是啊......遇見你我想是我這一天最累的時候吧......

『有嗎?可能是今天的工作量比較大的關係吧。』

「那......要不要來杯咖啡?我請客。」這傢伙......還不死心啊......

『呵呵,不用麻煩了啦,我想要早點回家休息。』

    喝?還喝?請我喝酒搞不好我還會答應咧!不......不對應該是根本就不會答應!

「是說......雖然對妳而言我只是一個陌生人。不過呢,我可以是妳很好的聽眾喔。有事情的話,可以跟我聊聊的。」

『......。』

    噢不......為什麼你可以這麼的不死心?為什麼你可以笑的那樣燦爛?我不懂啊!我真的不懂啊!我不是已經讓你碰了很多次釘子了嗎?

「呃......請問我說錯了甚麼話嗎?」

    他媽的男人不會說話不要緊啊!但是在不對的時機說錯話可就大錯特錯了你知道嗎?

『你又懂甚麼了?你到底又懂甚麼了?你根本甚麼都不懂!不要說的好像已經看透整件事情一樣好嘛!』

    這素昧平生的傢伙竟然讓我發飆了!他媽的竟然讓我在大庭廣眾之下發飆了!我上輩子到底是造了甚麼孽啊!

    好不容易熬著困窘等列車到達了這一站,這該死的前一站!

    車門一開,我幾乎是奪門而出,當我跑出車門口後偶然瞥見那傢伙在門的另一側,表情煞是凝重。

    哼!你最好就這樣一直窘迫下去吧!

 

    接下來的幾天,我終於又回到了該死的平常生活,打著同樣的該死的上班卡、搭著同樣的該死的區間車通勤、看著同樣的該死的風景呼嘯、迎著同樣的該死的招呼交誼、坐著相同的該死的公事、聊著同樣的該死的八卦、吃著同樣的該死的餐點、同樣的該死的時間下班、同樣的該死的列車回家、走著該死的同樣的路、看著同樣的該死的綜藝節目,只是我不再作夢了,而回家的列車途中也沒有那該死的傢伙找我搭訕了。

    仍而,平靜的日子沒過幾天又掀起了波瀾......

「嗨!呃......我又回來了......」

『......。』我真的無言了......蟑螂果然就是蟑螂,打也打不死。

「我很抱歉,前些日子,是我太自以為是了,真的很對不起。」

『不,我也有不對的地方,是我不該對你大吼大叫......』嘖嘖,你也知道是你太自以為是了是吧?對你大吼,只是剛好而已好嘛!

「我想說,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妳能收下這份禮物,當作是接受我的道歉,好嗎?」

『這......先生,你並不需要送我禮物的,況且我也有錯,真的不需要這樣的。』

「我真的希望妳能夠收下它,如果不願意,我會當作是妳認為我的誠意不夠,那我會在補上其他的禮物的。」

『先生......不是這樣的,我只是......』

「那就表示妳願意收下囉?太好了!」

『這......。』

「謝謝妳接受我的歉意,妳的站到了,回家的路上小心。」

 

    於是乎,我又被迫在這不想在我不想下站的地方提早下站,只是不同的是,這次我的手中多了一盒所謂的歉意。

『咦?等等,這盒子裡的東西,我的天啊!這不是我上周才看到的很想買的鞋子嗎?』

    我忍不住的試穿了一下,真的好好看!而且好漂亮!

    興高采烈的在鏡子前轉著圈,我想任何的女人都敵不住穿上新衣新鞋後在鏡子前一再的審視自己的美麗吧。

    甚麼?你說我自戀?哼哼,這有甚麼不好,這代表著對自己有自信啊!

『不對喔,等一下!那傢伙怎麼會知道我的鞋號?』

    突如其來的想法查覺到這個奇怪的巧合,難道那傢伙是個跟蹤狂?猛然感到一陣涼意,可是當我回想起那傢伙的模樣,感覺怎麼樣也和跟蹤狂搭不上線。

『嗯......算了!管他的,反正我賺到了一雙鞋。』

 

    接下來的幾天,那傢伙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不再出現在這回家的列車上了。

    原以為我的生活又回到了風平浪靜,卻沒想到這竟然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欸欸,妳聽說了嗎?"

嗯?聽說甚麼?

"聽說原本經裡有一個情婦,一直以來都沒有被發現,可是後來這件事被經理他老婆知道了,現在正鬧的一發不可收拾吶!"

真的假的?妳是聽誰說的?

"這件是現在幾乎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啦!還不知道的大概只剩妳了吧,而且聽說現在經理他老婆好像正打算要把那隻狐狸精揪出來好好教訓一頓呢!"

哦!是嗎?看樣子我得離開這間公司了呢。

"啊?妳在說甚麼東西啊?"

呵呵,沒甚麼啦,自言自語罷了。

 

    幾天後,我遞出了辭呈,讓自己放了一個長假。

    至於那鬧出軒然大波的外遇事件,最終並沒有扯到我身上,原來是那該死的男人自己又另外養了一個小老婆!

    不過,即便是如此,我也絲毫沒有後悔選擇離開那間公司,最起碼,現在的我有一種解脫了的感覺。

 

「嗨!好久不見了呢。」

『嗯......確實是有一陣子不見了。』

「感覺妳看起來開心許多了,是發生了甚麼事嗎?」

『有喔,最近我失業了。』

「事業了?為什麼還會開心呢?」

『因為我也跟著解脫啦!』

「哦?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呢?」

『目前還沒有打算,我想之後再說吧!』

「嗯,如果說妳需要工作的話,可以來這家公司試試。」那傢伙從皮夾裡拿出了一張名片。

『這是......?』

「這是我所認識的公司之一,福利還不錯,最近似乎有徵人,妳可以去試試。」

『嗯......謝謝你。』

「不客氣......啊!妳的站似乎到囉。」

『啊......謝謝......』

    不知道還要多久,我才能不在這該死的上一站下車?

 

    幾個星期以後,我到了那傢伙所介紹的公司上班了,確實如那傢伙所言,這間公司的福利還不錯。

    僅管如此,我卻從來沒有在這間公司遇見過那傢伙。

    原來真的只是所謂的認識的公司嗎?

    等等,不對啊!我到底在期待些甚麼啊?

 

「嗨!最近工作還順利嗎?」

『嗯,還不錯。不過......為什麼?』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呢?其實我是打算這麼問的,只是我問不出口......

「甚麼為什麼?」

『呃......沒事啦,只是我自言自語罷了。』沒辦法,既然問不出口我也只好敷衍過去了。

 

    逐漸的,我似乎也開始習慣了,在這班夜歸的列車中有那傢伙的陪伴,還有那上一站的準時下車。儘管那傢伙時而消失,又時而出現。

    只是,那傢伙再也沒有說要請我吃飯了,不過偶爾倒是會說要請我喝杯咖啡。

    有時候我也在想,為何我不要答應那傢伙的邀約呢?畢竟也是那傢伙讓我找到一份新的工作的啊!

    只是每當我這麼想的時候,那傢伙總是會暫時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能問妳一件事嗎?」

『甚麼事?』

「妳......為什麼要抽菸呢?」

『為什麼?你會知道?』

「噢......因為我的鼻子很靈啊,而且每當妳一皺眉,就會有菸味跑出來。」

『嗯......我可以選擇不回答嗎?』

「是可以啦,反正這也只是我自己無聊亂問。」

『......。』

「不過還好。」

『還好甚麼?』

「還好這次妳沒有對我大吼啊。」那傢伙露出了第一次見面時的微笑,而我竟然也沒想到要發脾氣?

『唉唷,那一次我也有不對嘛。』

「不,那次的確是我不好,是我太過自以為是了。」

『對了,說到那次,可以換我問你一個問題嗎?』

「唔?可以啊。」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穿幾號的鞋子呢?』

「因為那是我的工作之一啊。」

『嗯?甚麼意思?』

「哈哈,下次有機會再告訴妳囉,妳的站似乎到了。」

 

    曾幾何時,我好像不在惱怒這該死的上一站了,反倒是因為這上一站的早到而感到懊悔。

    嘿!陌生人啊!我似乎開始想念你囉!

    我也發現,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已經不再懷念房裡的菸味,而包包裡始終放著菸盒也早就已經不在了。

    我想,我已經開始遺忘那男人了吧。

 

「最近,都沒有在妳身上聞到菸味了呢。」

『是啊,因為我已經戒掉了。』

「那很好啊!」

『問你一個問題喔。』總覺得該是解開心中那塊芥蒂的時候了。

「嗯?甚麼問題?」

『為什麼,你要對我那麼好呢?』感覺我好像在期待著些甚麼,其實我心裡很清楚吧。

「呵呵,那當然是因為......我喜歡妳囉。」

『咦?』這這這......這算是告白嗎?

「其實我本來還不打算這麼早告訴妳的,還有啊,妳的站到囉。」

    甚麼叫做我的站到了啦!你這傢伙......去死啦!

『我......』

「嗯?」

『我是說我也......』

    電車的車門已經打開,下站上車的人潮也陸續的湧入湧出......

    我感覺到我的耳跟開始發熱,我記得之前也曾經有過這種感覺的,那感覺似乎叫做──

    愛。

『我是說!我好像也喜歡你啦!」

    說完,我就好像偷東西被捉包的小偷一般逃出了車門,雖然我也不懂為什麼我要奪門而出。

    也許......是我害怕看見他的表情吧。

"嗶────"

    警鳴聲訴說著車門即將悄悄關起,而我也跟著放慢了腳步。

    卻突然感受到一股強而有力的暖流牽住了我的左手!

『你......你怎麼也跟著下車了?』

「其實我本來就該在這一站下車的才對。」

『可是你......』

「在我遇見你之前,我都是在這一站下車的。」

『咦?』我想......我現在的心情已經不是震驚所可以形容的了。

「妳還記得那一晚妳催促著我要趕緊回家的事情嗎?」

『嗯,我還記得。』

「因為,那時候妳如此好心的提醒,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告訴妳我本來就在這一站下車了。」

『那......你之後也應該跟我說啊。』

「本來是有機會的啦,只是那一次我惹妳生氣了......」看著他用著無辜的表情說著這番話不免讓人覺得有些好氣又好笑,不過.......

『那次......?』

「因為那次我受到了太大的打擊,結果也忘了下車,才造就了這場美麗的誤會。所以我之後就乾脆也不解釋了,直接在下一站下車後,再搭計程車回家。雖然這麼做會多花錢啦,但至少也表示我今天有遇見了妳。」

『你真是個笨蛋欸。』

「我確實是很笨......因為在我第一次遇見妳的時候,我就喜歡上妳了。但是我卻不知道該怎麼樣對妳表示。」

『......。』

「而我剛剛說的我喜歡妳,並不是說笑的,我很認真。」

『我也是。』

「嗯......我剛剛有聽到。」

『我是說!我也是!』

「我知道。」

    算了,我想這些都不重要了。

『吻我吧,陌生人。』

「嗯?」

    不等他回話,我便逕自覆上他的唇。

    其實你都不知道,在遇見你之後,我的生活就變得不一樣了。至於那電車的事情,我想我們之間也算是扯平了吧。

    

    最後的末班車已經到站,我提著我的行李走出了高雄火車站。

    甫出車站門口,我就見到了那熟悉的背影,那個曾經在列車上踩了我的新鞋的背影、那個曾經被我大吼的背影、那個總是處心積慮想要約我吃飯喝咖啡的背影,還有那個和我在月台邊接吻的背影。

 

 

    我只希望,你的愛,會陪著我到我永遠的下一站。

 

 >> 全文完 <<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