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街角的咖啡店,望著逐漸深邃模糊的玻璃窗。

點了一杯拿鐵,依然故我的坐在熟悉的第三排,經過多次的考察我發現從這個位置往外望出去的視野是最好的,不會有午後惱人的暮光侵襲桌面與臉龐。

輕輕啜飲著杯中充滿奶香的韻味,窗外避雨的人們匆匆忙忙的奔走,厚重的雨雲也將原本會染紅街衢的斜陽遮蔽的毫無縫隙。

看著來來往往的街景,行人步履著說不出的急迫,每一步似乎都濺起一種故事,一種只屬於他的故事。

下意識裡,我撫摸著無名指上的戒指,這樣的習慣動作從何開始的?其實我也早就忘記了。

 

兩年了,其實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但難免總是有些遺憾難以釋懷。

將視線拉下凝視著指上的那只銀戒,想起妳曾經這麼對我說道……

妳說:『因為無名指連接到心臟,所以相愛的兩個人才會利用戒指,來套住愛人的心。』

當時的我並沒有回應。

 

雨停了,路上的人們卻仍不減忙碌的步伐,持續的朝著目的地邁進。

咖啡冷了,苦澀的味道開始交雜,微甜的口感已經消失,就像兩年前的妳說:我們之間就像冷掉的咖啡,加在多的糖也無法遏止苦味的蔓延……

而我依然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順著妳說的話向前。

 

在喪失了香氣的咖啡杯面前,我想我也該走了,就把苦澀留下別帶走了吧!

也許,正因為無名指連接至心臟,所以我才能以這只銀戒,阻絕還思念著妳的心情吧!

    全站熱搜

    張小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